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垂直极限百度影音 >> 正文

我们的友谊最“瓷实”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俩都喜欢瓷器,在文人瓷器研讨会上相识成为好友。但彼此身份悬殊,一个是大公司的老总,一个是机关的小干部。老总财大,曾把价值百万元的藏品赠给省博物馆,而我,一辈子也挣不了一百万,即使遇到至爱的瓷器,大多没钱买下,只能饱饱眼福,只能买些廉价的玩意儿。但我们都很懂行,用道上的话说,都不曾看走眼,于是彼此敬慕,惺惺相惜。

我经常成为老总的坐座上宾——每有外地藏友来访,老总盛情款待,少了我就开不席,那个酒店的最低消费是每人1000元。这相当于我半个月的工资。

我也常请老总吃饭,比如转手一件瓷器挣了千儿八百,就拉老总去小吃店,炒几个小菜,喝两块钱一瓶的啤酒。老总从未嫌弃过我,总是欣然前往。饭后,老总看着我掏出几张皱巴巴的钞票去结账,也绝不抢着去买单。尽管老总经常替别人买单,有次,我去老总那儿帮忙鉴定一件瓷器,就遇见一个有身份的官员,直言不讳地让老总给报销一些招待费。老总连数额都没细看,就在发票上签了字,让财务带着去开支票。

老总说,这些人惹不得,唉!我的公司,经常会有人利用名种身份,以各种理由,来报销饭费,油费,甚至还有家属的药费。

我的妻子曾动过一次手术,药费至今都因单位经费紧张没能报销。便我没向老总开口,尽管这笔药费已经影响了我的生活。我们是亲如兄弟的好朋友,如果我开口老总岂能袖手旁观?好像老总也知道这事,还亲自去医院探望过呢,我却只字不提。

但老总会以独特的方式帮助我。有次我家的卫生间漏水,泥瓦匠出身的老总,亲自披挂上阵,刨地板,做防水,再把新地板用水泥镶好,累得满头大汗。老总说,你就是花钱雇人,也找不到我这样手艺的泥瓦匠呢。我开心地笑着,给老总递上茶水。

山东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北京市手术治疗癫痫医院
上海比较好的治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心如刀搅网 | 贵阳商铺出售 | 盐城宣传片 | 淋巴结结核症状 | 杨宗伟歌曲 | 舌头下面有小疙瘩 | 拜仁慕尼黑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