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垂直极限百度影音 >> 正文

【荷塘】操守(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晚饭后,洪阳机械厂第一车间主任华尤玉去厂里的多功能厅打羽毛球,等锻炼完毕回到家里已经八点多了,妻子淑芳告诉他:“小赵刚才来家里了。”

“哪个小赵?”华尤玉边换鞋子边问。

淑芳说:“还有谁呀!就你们车间的那个赵绍敏。”

“他来干什么?”华尤玉立刻警觉起来。

“他说没啥事,见你不在,坐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走了。哦,那是小赵带来的。”淑芳说着,用头指了一下。

华尤玉看见餐桌上摆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红色塑料袋,“给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能随便收别人的东西,你怎么就不长记性?还有,这事你总该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啊!”华尤玉生气了,语气很严厉,声音也抬高了许多。

“我给你打了三个电话,你都不接,再说也就是些水果,没啥贵重物品,我怎么好意思让人家再提回去?”淑芳也生气了,解释完毕后一甩袖子回了卧室。

华尤玉摸出手机一看,果然有三个未接来电。手机装在外衣口袋里,刚才他打羽毛球时把外衣脱了放在场地边,羽毛球馆噪音大,他没听见铃声。华尤玉走上前往塑料袋里面瞧了瞧,是一把香蕉和几个苹果,他把香蕉取出来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还真没别的东西,终于放心了,他给自己沏了一杯茶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缓缓吸起来。

华尤玉原先是第一车间的副主任,一个月前,正主任升迁调离机械厂,他便坐上了第一车间的头把交椅。正式任命前,厂长找他谈话,他当即立誓:“我一定坚持自己的操守,做到公事公办一碗水端平,让那些业务能力强又踏实肯干的职工看到希望。”厂长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华尤玉这么说是有所指的,原来的王主任任人唯亲,提拔人方面,不是陪他打麻将的,就是和他一起喝酒吃肉的,就连评选先进也离不了伺奉他左右的喽啰,这在第一车间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久而久之,那些责任心强的职工灰心丧气,对工作也渐渐消极了。华尤玉虽是副主任,但王主任很强势,做事独断专行,特别在用人方面华尤玉几乎没有发言权。车间的分工很明确,主任左手握财权,右手握人权,而他双手拢在一起抓生产,说简单一点儿,只干活别多嘴。王主任提拔的班长都是些顶不住事的亲信,这给他的工作带来了很大压力,经常不得不替他们操心。作为主管生产的副主任,生产上出了问题,肯定拿他是问。这帮人还仗着与王主任有私交,阳奉阴违,甚至还在王主任跟前打他的小报告,搞得他俩的关系也很紧张。

华尤玉能猜到赵绍敏今晚的来意,原来根据业务的需要,经厂务会研究决定,第一车间要增设弹簧班,眼下正在考察班长人选。赵绍敏担任副班长已经多年了,如果论资排辈,提拔他也无可厚非,但华尤玉根本没考虑他,一来他的业务能力还欠火候,二来这小伙子遇事不冷静,容易冲动。把一个不稳重的人放到管理者的位置,是要冒风险的。现在他才是副班长,和手下人争吵已是家常便饭,经常有人到车间来告状,如果当了班长,岂不是要吵翻天?

记得前年岁末车间设宴聚餐时,赵绍敏过来给王主任敬酒。全车间将近一百人,大多数都给王主任敬酒了,王主任也许不能再喝了,但他完全可以抿一点儿意思一下给属下个面子,可不知为什么王主任就是不喝。赵绍敏弓着腰把酒杯举在王主任面前陪着笑脸劝了半天,王主任不为所动,搞得赵绍敏很是尴尬。华尤玉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刚打算替王主任喝一杯打个圆场给赵绍敏台阶下,不料赵绍敏突然翻脸了。只见他举起酒杯独自一饮而尽,紧接着一抡胳膊,把空杯子摔在了王主任面前,然后转过身扬长而去,离开了宴会现场。当着全车间人的面给王主任摆难堪,无异于捋虎须,依王主任的脾气,肯定要报复,说不准找个茬儿就把他的副班长给免了。第二天,华尤玉赶紧去给赵绍敏求情,强调他是酒后失态,把握不住分寸。回头他又指使赵绍敏去主任办公室负荆请罪。后来王主任对赵绍敏态度不冷不热,提拔人肯定不会考虑他,但始终没有免他的副班长。华尤玉清楚,这绝对不是自己求情的结果,肯定另有原因。后来他听人说赵绍敏和总工程师沾亲带故,是总工出面把这事抹平了。

对于弹簧班班长人选,华尤玉心里早就有了,这人就是机床班的林凯。林凯业务能力和道德品质是大家公认的,只是因为他不屑于和领导拉关系,目前才是个班组技术员。华尤玉打算破格提拔他,让他越过副班长这一级直接担任班长。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向全车间甚至全机械厂的人昭示,第一车间在他的带领下,将彻底改变以前在用人方面的不良风气,让一心干工作的人看到希望尝到甜头,而把那些热衷于投机钻营拉关系的人统统打入冷宫。这就叫做剔除歪风、弘扬正气。

现在赵绍敏送礼了,也不是什么贵重物品,既然收下了也就收下吧。华尤玉打定了主意,心里也轻松了,他走过去撕了一根香蕉剥了皮大口吃起来。

第二天刚上班,总工把电话打到了华尤玉的办公室,寒暄一阵后,总工突然问:“华主任,弹簧班班长人选考虑好了没有?”华尤玉心里“咯噔”一下,预感到总工可能要插手此事,他说:“基本上差不多了,还没有最后确定。”

“你们看赵绍敏怎么样?”总工很聪明,没有问考虑的是谁,他是担心华尤玉说出不同人选自己不好开口,还不如把底牌亮出来先堵住华尤玉的嘴,还没等他回答,总工接着说:“据我了解,赵绍敏同志业务能力很强,而且担任副班长多年了。以前王主任在时,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没有得到重用,对他个人来说是受了委屈,对车间来说是没有做到人尽其才。你刚接替王主任,通过这件事要给大家亮相啊!我个人建议能考虑一下赵绍敏同志,让全厂职工看到一个焕然一新的第一车间。”

“赵绍敏业务能力没问题,只是他脾气有点儿火爆,恐怕……”

华尤玉话还没说完,就被总工打断了:“这不算什么,以后给他多敲敲警钟就行了。其实作为兵头将尾的班长,不能都是好好先生,还要有点儿脾气,否则遇到几个刺儿头,工作就没法干了……”总工唠叨了好一阵子,后面的内容华尤玉根本没听进去。

华尤玉放下电话后脸色阴沉了下来,按照相关制度,班长、副班长、班组技术员人选由车间拟定后上报,总工程师批准任命,其他厂级领导不参与。也就是说,总工有权否决车间推荐的人选。一般情况下,总工不会这么做的,因为那样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可一旦总工给了车间或明或暗的指示,车间还一意孤行,他很有可能动用自己的权力。华尤玉从总工说话的语气中深深意识到,如果他不报赵绍敏而报了别人,总工肯定否决。联想到赵绍敏昨晚去家里拜访,很可能就是总工授意的。既然如此,与其到头来碰一鼻子灰,还不如现在就退让,可华尤玉实在不甘心。他正准备撸起袖子向不正之风宣战,借以向人们证明自己的魄力,没想到第一仗就缴械投降。华尤玉足足思考了一个小时,最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华尤玉打电话把林凯叫到他的办公室,宽慰说:“车间本来考虑让你担任弹簧班班长,可是厂里不提倡越级提拔,作为车间,应该无条件服从厂里。再说了,班长虽说不是干部,但毕竟是一级管理者,而且要独当一面,如果不经过副班长这一级磨练,多少会有些缺憾。我希望你不要有别的想法,也不要灰心,继续一如既往地干工作,以后有的是机会。”

林凯浅浅一笑,说:“我不会有任何想法,请主任放心!”

一个礼拜后,第一车间弹簧班正式成立,赵绍敏如愿以偿当上了班长。按原先计划,弹簧班只设技术员,不设副班长,然而赵绍敏无论业务水平还是管理能力都无法做到独当一面,弹簧班不但工作上经常捅娄子,而且上下不团结,赵绍敏几乎天天和手下人吵架。直到有一天,弹簧班全体班员联名向车间提出要求撤换班长。这样一来事闹大了,惊动了厂里,第二天,在厂领导及各部门负责人会议上,华尤玉被迫做了检查。

关键时候,总工挺身而出给华尤玉解围,也是替自己开脱。他轻描淡写地批评了华尤玉几句后,把重点落在了弹簧班不配备副班长上。总工说:“我们原先设想弹簧班人员少,大约是其他班的二分之一,一个班长就够了,现在看来这种做法值得商榷。班长和班员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也是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管理者要确保厂里的各项规章制度落实到位,而被管理者又不可能不触犯这些规章制度,所以二者产生矛盾是不可避免的。年轻人好面子,火气大,几句话不对就上头,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最后矛盾逐渐升级。其实大家都是为了工作,谁和谁又没有深仇大恨。如果有正、副班长,一个与班员发生摩擦,另一个可以站出来充当润滑剂,摩擦也就减小了。人家戏剧里面都讲究黑脸、白脸、红脸,我们可不能一张脸唱到底……”厂长充分肯定了总工的讲话,两天后的厂务会研究决定,弹簧班增设一名副班长。

华尤玉重新考虑是否提拔林凯,林凯性格稳重虑事周全,和脾气暴躁的赵绍敏做搭档很合适,而且林凯的业务能力没任何问题,有他在弹簧班,自己无须再担心什么。不过弹簧班的重要性不能和机床班相比,由机床班技术员改任弹簧班副班长,名义上升了,实际没多大意义,还不知道林凯态度如何。华尤玉又把林凯叫到办公室征求他的意见,林凯表示愿意去弹簧班。华尤玉便让他写一份工作总结,周一交上来。

星期天上午,黄振海夫妇突然来拜访华尤玉。华尤玉和黄振海是铁哥儿们,他俩高中三年在一个班,几乎形影不离。那年高考,华尤玉考入东北机械学院,黄振海考上了座落在本市的国家教委直属高校西京师范大学。毕业后,华尤玉进了洪阳机械厂,黄振海在市教育局工作,两人又在一个城市了,自然关系密切来往频繁。大前年,华尤玉的女儿考入西京师范大学,但专业不理想,想调换一下。黄振海去找了他以前的老师廖某,不费吹灰之力就办成了。廖某的儿子在市一所普通中学任教,他想进某重点中学,廖某便去找黄振海帮忙。由普通中学往重点中学调动很不好办,黄振海费尽周折,甚至自掏腰包四处打点,花了一年半时间才办成。华尤玉清楚,如果不是他女儿的事在先,廖某是不会找黄振海给儿子办调动的,就算找了,黄振海也不见得会帮,因为这事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所以,华尤玉觉得自己欠了黄振海一个无法偿还的人情。

这次黄振海夫妇登门拜访,还真有事找华尤玉。原来黄振海的内外甥,也就是他妻姐的儿子夏辉就在洪阳机械厂第一车间材料班担任技术员。小伙子得知弹簧班要设副班长的消息后,便缠着黄振海夫妇,要他们去找华尤玉给自己换个地方。材料班是为其他班服务的,别的班需要什么尺寸的材料,把数据发过去,材料班根据数据选择钢材下料。这个班的工作性质是劳动强度大,技术含量却不高,一般人都不情愿在这里待。夏辉当年能被提拔当技术员,还是华尤玉帮的忙。当时技术员人选有两个,都与王主任没有私交,一向独断专行的王主任史无前例地征求华尤玉的意见。因为两人工作能力半斤八两不相上下,华尤玉便推荐了夏辉。

华尤玉明白黄振海夫妇的来意后,心里又是“咯噔”一下,还没等他表态,妻子淑芳却抢先一步,以开玩笑的语气说:“这有啥问题!以前他那个副主任是聋子的耳朵样子货,也没帮过孩子啥,现在媳妇熬成了婆婆,第一车间的事他说了算。”华尤玉不便再说什么,只是咧着嘴笑了笑。

黄振海笑吟吟地说:“我知道老同学有难处,所以一直没找过,这次如果不是夏辉赖在我家里不走,我才不愿意给老同学添麻烦。”

吃过午饭,黄振海夫妇起身告辞。华尤玉送完客关上家门后,把脸一沉,责怪妻子多嘴,淑芳说:“我就担心你推托,才抢在你前面把话说死了。你想一想,咱闺女调换专业的事,给振海招来了多大麻烦,人家在你跟前抱怨过一句吗?提拔小夏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而且技术员提副班长顺理成章,你还好意思拒绝!如果这事办不成,我们以后就没脸见振海两口子了。”

华尤玉靠躺在沙发上半天不吱声,妻子说的话句句在理,如果他不帮老同学这个忙,就成了不折不扣的忘恩负义之徒,不但黄振海夫妇会责怪他,就是他自己,也可能被此事折磨一辈子。从这个角度说,他应该庆幸妻子多嘴,及时改变了一个会令大家都很难堪的局面。

“唉——”华尤玉两眼盯着天花板,长叹一口气,看来与不正之风较量的第二仗他又要以失败告终。如果说第一次投降是他无法抗拒的外力作祟,而这次不战而降却是他自己的原因,“人情”两个字成了他的羁绊,而且这次失败改变了他的初衷动摇了他的信念,也让他心里产生出一股悲凉来。

第二天上午,林凯把工作总结送到了华尤玉的办公室,华尤玉瞟了一眼,随手放在办公桌上,用头指了指沙发,说:“你先坐下。”林凯“嗯”了一声,便坐在沙发上。华尤玉从饮水机里取出一次性纸杯,往里面放了几片茶叶。林凯忙站起来说:“我自己来。”华尤玉摆摆手,示意林凯坐着别动。华尤玉亲自给林凯沏了一杯茶摆放在他面前,然后回到办公桌前,坐在皮椅子上。

治癫痫的外用偏方有什么
癫痫怎样护理对治疗效果才好
牡丹江哪里有颠痫医院

友情链接:

心如刀搅网 | 贵阳商铺出售 | 盐城宣传片 | 淋巴结结核症状 | 杨宗伟歌曲 | 舌头下面有小疙瘩 | 拜仁慕尼黑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