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呼和浩特出租房 >> 正文

【军警】枪 手 (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枪 手 (小说)

1977年的大中专考试,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考试。

这天考语文的时候,他和她同时走进了一个考场,碰巧得很,两人的考号还在一张考桌上。他和她落座以后,他写了一张纸条递给了他,他见上边写着:“我非常非常地爱你······”他低声问:“你要我做什么呢?”她说:“一会儿你帮我打份作文草稿吧。”他知道,如果答应她的要求,属作弊行为。按他的脾性,他是不会答应的;再说,这样做还会耽误自己的考试时间,很可能给自己造成失利。但他看到她递过来的纸条,又不忍心不答应她,他就把心一横,朝她轻轻地点了点头。试卷发下来了,作文题目是《在今后的二十三年里》。他知道,再过二十三年,正好是2000年,便琢磨怎样给文章确定主题,怎么布局谋篇。接着,又用了二十五分钟的时间打完了草稿。他把草稿折起来,趁监考的老师不注意,偷偷地递给了她,她抓在手里,很快就又把草稿用草纸盖住了。这时,她试卷上第一页的试题已经做完,示意让他抄袭,但见他目不斜视,她才把第一页折在下面,开始做第二页。他闷着头,答自己的试卷。前面还比较顺利,但写作文的时候,因为要写出和刚才不雷同的作文,就觉得有些犯难了。结果是,他的作文还没有写完,就到了交卷的时间。而她,这时已把做完了的试卷检查了两遍。她交卷以后,他才在监考老师的再三催促下,把没有做完的试卷交上了。

一个月以后,她被一所大学录取,他却落榜了。要说不懊恼那是假的,但他不是十分懊恼。毕竟是给自己心爱的人帮上了忙,这使他的心里宽慰了许多。

当年,他和她都是镇中中学的学生。从初中到高中,他和她一直是同班同学。他是全校有名的才子,她是全校最漂亮的校花。高中的后两年,他和她不由地产生了爱慕之情。

他家在镇上,她家在离学校六七里地的一个村子里。那时候,学生都是走读生,早上往学校赶,晚上再回家去。镇上晚上演电影的时候,她为了看电影,夜里往往就和镇上的女同学住在一起。他家门前是片广场,电影就在广场上上映,他就从家里给看电影的同学们搬来凳子。他和她挨着坐在凳子上,心里都突突地跳。他和她都很想拉拉对方的手,但始终没有。

有一次,学校准备召开全校师生大会,要求一部分学生上台发言。班长布置写发言稿,当时面临着期中考试,班里的几个笔杆子都不愿意写。班长最后还是对他说:“还是你写吧,求爷爷告奶奶似的,看这个费劲!”他点了点头,答应了班长的要求,却又笑着说:“爷爷好说啊,奶奶在哪里呢?”他说这话的时候,往她座位那里看了看,而她已听到了他和班长的对话,正抬头往他这里看,一遇到他的目光,就立刻把头勾下去了。她知道这句话是说给她听的,这是他对她挑得最明的一句话。但班长却没有往别处想,只是朝他捶了一拳,然后说:“你小子,占我便宜!”

有好多天的早晨,他和她都到校早,教室里还没别的同学,她多么想上前对他说出心里话啊,但是没有;有好多天的傍晚,同学们打扫完教室里的卫生都离校了,他和她还迟迟不出教室,她多么想上前拥抱她一下啊,但是没有。

眼看到了高中毕业的时候,他下决心要向她表白一番,但还是不好意思开口,他就写了一篇题为《留恋》的小说 。这天早晨,他趁教室里没别人的时候,把小说递给了她,然后,他就坐在了她的对面。她仔细地看着,她清楚小说里的男女主人公分明就是他和她。她抬起头来,用一双水灵灵的仿佛会说话的眼睛深情地望着他,满脸羞得好像三月粉红的桃花,然后就把头勾下去了。就在这时,教室外边响起了说笑声,她马上站起身来,把小说稿塞到了他手里。当几个同学推门进来的时候,他已把小说稿塞到了自己的抽屉里,正坐在课桌前看语文课文;而她呢,正站在讲台上檫黑板。

晚上放学的时候,他发现小说稿不见了。一连几天,他都想问问别的同学,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就没有声张。

悲摧啊!尽管他和她深深地暗恋着,但由于他过于拘谨,她过于矜持,他和她都没有互相说破。也许他和她都盼望着对方先说,但始终没有。

时间,并不因为他和她的暗恋而停止,他和她还是如期毕业了。该说的心里话,最终没说出来,他和她都怅然若失得很。

在以后的日子里,有好多人上门给他介绍对象,他都没答应。父母问他到底打的什么谱?他就说出了她的名字。父母只好托人到她的门上求亲,但她的父母却说,俺闺女早就和别人定婚了。面对这种状况,他还是不答应找对象。

这样又过了两年,迎来了高考。结果她考上了大学,他却落榜了。

但他没有灰心丧气,把希望寄托在了来年的考试上。他抓紧时间,努力复习。第二年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一所名牌大学的中文系。

四年以后,他大学毕业,被安排到区委写材料。

她比他早毕业一年。刚一毕业,双方家长就逼她结了婚。现在,她添了儿子,刚歇满了产假,已到市区某局办公室任职员。

他和她虽然在一个市区,但他再不和她私自联系。

有时,同学们聚会,他和她也都到场,也互相谈笑风生。这时候的他,还算得上是风度翩翩;这时候的她,也还算得上是楚楚动人。他举起酒杯,要她陪着喝酒,还笑着说:“我这张旧船票,是否还能登上你的客船?”她笑着举杯朝他点头,然后一饮而尽,满脸顿时红成一朵花。同学们都为她鼓掌,但谁也没有看出他和她之间的微妙关系,都认为刚才他那“登上客船”的话是在搞诙谐幽默。

后来,他的父亲去世了,他在市区要了一套房子,就把老娘接来了。他除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没有其他的爱好,就把更多的业余时间投入到读书和写作上。他的文章,不断见诸于各类文学报刊。

时光不断流逝,历史跨入了二十一世纪。

他一直单身,一个人陪着老娘过日子。

一个星期天,他正在家里看书,老娘推门领进一个人来,他定睛一看,原来是她。

他热情地给她让座,笑着问他:“是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她也笑着回答:“不是哪阵风把我吹来了,是你这里的书香气把我引来了。我想让你带带我那搞文学创作的儿子。”

他问:“你儿子,搞文学创作?多大了?”

她说:“二十多了。”

他有些感慨:“可不,我们大学毕业也二十多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她说:“是啊,今年七月份,我儿子都大学毕业了,已在市作协上班。他写了不少文章,就是发表不了,想让你给指导指导。”

他说:“指导谈不上。你让他把他写的作品带来,俺俩切磋切磋。”

她说:“你可别客气,待他要像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他说:“那是,那是。”他这样说着,又感到很不自然。

她立刻觉察到了他的窘态,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失分寸了。

他老娘见这种情况,就把沏好了的茶水递到她手里,然后,就知趣地退到屋外去了。

沉默了一会儿,她打开了随身带的小皮包,从里边取出了一本薄薄的字稿,递给了他。

这字稿正是当年他为她写的小说《留恋》,三十多年了,纸页已经有些泛黄。他一页一页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不免有些激动。

她望着他,眼里也有了盈盈的泪花。

他说:“没想到这小说稿在你手里,还保存得这么好。”

她说:“那会儿,怕同学们看见,我就退给了你。但我的心里一直平静不下来,本打算再向你要回来保存着,又觉得很难为情,就偷偷地从你的抽屉里拿回来了。我还认为,你一定会问问我,是不是我又拿去了?但你没问。”

他说:“你当时那样矜持,已经把小说稿退给了我,我怎么会想到你再把它拿回去呢?”

她说:“我是把小说稿退给了你,但你一开始也没说要送给我呀!你是不是也太拘谨了,为什么总向我暗示!为什么有话不说出来?我承认我太矜持了,该对你说的话没有说。可后来在那次考试的时候,我给你写了纸条啊!你家托人向我求亲的事我听说了,我知道你一直没有订婚。不然,我也不会给你写纸条,更不会要求你帮我打作文草稿。”

他听出了她对他的埋怨,就说:“1977年,我本想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学,但事与愿违。我感觉到了我们之间的差距,所以有一年都没好意思打搅你。第二年,我也考上了大学,才鼓起勇气给你写信,后来还去找过你。但你既没给我回过信,也没朝过我的面。”

她对他说:“我知道你第一年没考上大学,是我影响了你。当时,我也不想去上大学了,一心想着要和你好。但我父母寻死觅活,非逼着我去不可。我公公远房亲戚家的一个女孩,是我的同班同学,她受委派盯我的梢。我不能和任何男同学接触,否则,双方家长就会狠狠地把我吧嗦一顿。我知道我们俩已经不可能了,也就不忍心和你联系,是为了让你把我忘掉,让你早日成家,别再继续苦自己。你是名牌大学生,一定能找个比我强的姑娘。我一直这样想,虽然心里在滴血。”

他望着她,有些感叹地说:“我们之间关系的变化,总是阴阳差错啊!那次考试,你我在一张桌上,我认为是天赐良机,可老天还是没有成全我们。”

她说:“什么天赐良机?还不是我公公从中做了手脚!刚高中毕业,我父母就给我提亲,我说我要嫁给你,但我父母贪图我公公当官,没经我同意,就把我许给了他的儿子。那次考试,是因为我公公打听到你的语文成绩好,他便托人把咱俩安排到了一张桌上。我写作水平差,我让你帮我打作文草稿,是想着和你一块去上大学;可我公公把我和你安排到一张桌上,是为了让我抄你的试卷,让我纯粹沾你的光。”

他又叹了一口气,说:“原来如此!看来,我们原来的关系再好,也很难走到一块啊!可我总觉得我已经爱过了,我不后悔,只要你幸福就好!”

他沉吟了一下,说:“我知道你一直为了我单身,这让我好感动。我今天来,一是为了我儿子的事,再就是让你看看我一直保存着的《留恋》,让你知道我的心。这么多年了,我的心里一直想着你。我们家的经济条件是不错,但我并不幸福。现在的男女都兴找情人,我很想······很想做你的那个······”她说到这里,声音有些嗫嚅了。

他抬起头来,有些义正词严了:“说什么呢?咱们可不能坏了自己的规矩!要是那样,你现在的家庭和婚姻会更不幸的!”

她羞红了脸,勾着头,右脚尖在地上来回地蹭着。

过了一会,他才对她说:“你回去告诉孩子,到时叫他来找我吧!”

第二天是星期六,她的儿子就带着自己写的小说稿来向他请教了。小伙子挺可爱,一进门就“叔叔、叔叔”地喊,还自报家门,说他叫文虎。

他很喜欢这个文虎。

他把文虎的小说稿逐篇看过以后,先挑出两篇基础比较好的,向文虎分析,既肯定优点,又指出不足。但当文虎要求他给改改的时候,他为难了。他知道,修改文学作品,除了在语言上润色外,是很难从其他方面拔高的。这是因为,作者所要塑造的人物,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等,不一定是修改者所能掌握和熟悉的,就是另起炉灶,也不一定能够改好。

可文虎却说:“叔叔,我急啊,参加工作快半年了,我还没发表过一篇作品呢!”

他说:“这样吧,这两篇我下功夫给你改改,过几天你来拿吧!”

过了几天,文虎就把他改好了的小说发出去了。不久,两篇小说便接连在一家省级文学刊物上发表了。

文虎喜不自胜,又拿来了上次他已看过的几篇小说稿,让他修改。

这下,他真的为难了。因为,文虎的这几篇小说稿很难改好。再说,最近区委写材料的任务很大,他的脑子闲不下来。一时,他觉得答应不好,不答应也不好。但当他看到文虎那殷切期盼的眼神时,就又动了恻隐之心,又有些爱屋及乌了。他就对文虎说:“我这一阵子很忙,抽不出大块的时间给你改稿子。不过,我倒有几篇已脱了稿的小说,送给你发出去吧!可你得住意,以后要靠自己努力,别再指望我了,光这样下去,就把你害了!”

“谢谢叔叔,谢谢叔叔!我一定听叔叔的话!”文虎连连点头。

他送给了文虎三篇小说稿,是《运河人家》、《青春无悔》和《信不信由你》。稿子发出去不到两个月,三篇小说便分别在三家全国级的文学刊物上发表了。文虎成了文坛新秀。因文虎已小有名气,再加上自身的努力,后来的作品便一发而不可收了。

他为文虎感到高兴。但由于他后来的工作一直很忙,就没有写新的作品,只是把《留恋》又做了加工润色,发表在了一家文学刊物上。

呼和浩特癫痫病三甲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办法
癫痫的临床分类

友情链接:

心如刀搅网 | 贵阳商铺出售 | 盐城宣传片 | 淋巴结结核症状 | 杨宗伟歌曲 | 舌头下面有小疙瘩 | 拜仁慕尼黑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