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呼和浩特出租房 >> 正文

【流年】玻璃心(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天微亮,晨曦里的宁静还没被彻底打破,叶小页拖着行李箱,独自走在那条熟悉的街上。一棵棵熟悉的树木,一座座熟悉的建筑物,使她眼眸里的忧伤更浓郁了几分。

思绪在她脑海里不停地翻转,她不知不觉已走到了街的尽头。一辆前往苏州的公共汽车缓缓驶来,叶小页一摆手,车停在身边,三两步上了车。车上不过四五个人,她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叶小页戴上耳机,闭上眼睛,一遍遍听着姜育恒的《再回首》,往事在脑海里一幕幕重现……

春节刚过,苏州博远建材总公司为了扩展市场营销,在无锡市开办了分公司。二十七岁的叶小页不仅年轻漂亮,而且工作能力极强,理所当然成为此次被委派的项目经理之一。在周密严谨又不失灵活的紧张运作下,无锡分公司迅速成长起来。三个月后,分公司已然步入正规。

这天,为了庆祝分公司第一步的运作顺利,晚七点,销售部经理秦南、秦南的助理甄冀陪着叶小页,踏入了公司附近的一家歌厅。

来到至尊KTV,他们跟着服务员来到二楼左手边的三号包间,当走到二号包间时,看到门是敞开的,屏幕前一个男人正在深情地唱一首姜育恒的《再回首》。

这首《再回首》曾是风靡一时的歌曲,太多人翻唱过,叶小页也曾对这首歌曲情有独钟。她没想到自己会再次投入到这首歌曲里,竟站在门口入神地倾听起来。这时,点了饮品最后上来的秦南过来了,看着失神的叶小页,又往二号包间看了一眼,恍然大悟。

“小页,等我一下。”说着,秦南便径直进了二号包间,片刻,他同唱歌的男子一并出现在叶小页面前,没等叶小页反应过来,就听见秦南说,“叶总,这位是无锡江南商城的部门经理明涛先生,他们的商城正在施工修建中,很多建材都是从我们这里采购的。”然后秦南又对明涛介绍,“明总,这位是我们博远建材无锡分公司项目经理叶小页女士。”

借着幽暗的灯光,叶小页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明涛,大约三十岁左右,中等身材,眉目含笑,稳重却不失洒脱,说话时,略带一丝东北口音。凭直觉,叶小页感到这个男子不一般。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叶小页和明涛渐渐熟络起来,继而成了生活中的朋友。

四月,春暖花开。明涛主动给叶小页打了电话,事实上,在打电话之前,明涛曾做了强烈的思想斗争。这些年来,他深知自己的情感缺陷,一场失败的婚姻,一次不幸的遭遇,那些历历在目的伤痛早已让他不敢再奢望爱情,更不敢奢望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就在他遇见叶小页之后,所有内心的矛盾都被推翻了。他从没如此坚定地渴望和一个人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想要和她在一起生活一辈子。而这个人,就是他无意中遇见的叶小页。

叶小页没有拒绝明涛的邀请,相反,她接到明涛的电话后,脸颊上瞬间便开出了两朵灿烂的云霞,愉悦的气息荡漾在空气之中,一呼一吸,都显得极其富有情调。

那是个美好的夜晚,晚风徐徐,花香四溢,一轮圆月悬挂九天,星光璀璨,一闪一闪的样子,仿佛在与恋人眉目传情。

当叶小页出现在明涛眼前时,明涛多少有些恍惚。她那白皙的脸颊,精致的五官,一身黑色纱裙显得身材更加修长纤细,看上去既稳重又不失婉约。尤其是双耳配戴着一对玫红色五角星耳钉,让忧郁又多了一份活泼。这样的叶小页,在明涛眼中几乎就是完美的,不,确切地说,就是完美的。明涛望着叶小页,久久不曾转移视线,直到叶小页轻咳一声,明涛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挪了身边的椅子让她坐下。

酒,绝对有催情的作用。许多话,平常不敢说,可酒后便会无所顾忌地吐露出来。尤其是当爱情在一个人心中燃起熊熊烈火时,酒便会产生更为强大的力量。

叶小页始终记得,第一次遇见明涛时,她便对他有了种异样的情感。只是,这种情感如同风中一抹细碎的火苗,也许会轻而易举被大风扑灭,也许会随风顺势燃烧,变成燎原之火。她没想到,那抹细碎的火苗会成了后一种结局。

要不是后来的频繁接触,他们或许会如同千千万万个萍水相逢的人一样,在人群中擦肩而过,成为陌路。很庆幸,他们有了更多交集,没有成为彼此生命的匆匆过客。

叶小页心中有个疑惑,第一次见到明涛时,她并未曾看到在他的左脸上有条疤痕。那是后来,再次见到他时,她才看清楚。一直以来,他未提起,她也未曾问及。此时,几杯红酒过后,叶小页忍不住问起明涛脸上的疤痕是怎么来的,明涛沉默片刻,对她讲了自己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那年,他们一家三口,父母和他住在东北黑龙江省的一个农村。二十五岁的明涛学业有成,在媒人介绍下和一个与自己同岁的女孩结婚,女孩很漂亮也很能干,对他父母也很孝顺。后来他找了一份公司业务员的工作,几年的努力,他就做到了省代理的位置,家里条件好了,买了房,买了车,聪明可爱的女儿也出生了。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二十八岁那年,他的一个领导贪污受贿被查,为了自保,采用各种手段把明涛变成了替罪羊,家里动用了所有财力才把他保释出来。但事情并没有结束,那个领导怕留下后患,就找黑社会的人追杀他,当时他开着车,后面有五六辆车拦截追他,他开得很快,直到从十几米高的高架桥上,连车带人一块摔下去……

也许是他命不该绝,他没死,却受了重伤。左脸颧骨骨折,并且一部分面肌脱落,隐约可看到雪白的面骨,另外身上还有几处轻微骨折。

他是父母唯一的儿子,为了他,父母宁愿付出一切。卖了房子田地,把他的妻子女儿安顿好后,便护送他去了上海一家大医院做皮肤养殖。整整两个月的时间,脸上的面肌修复好了,却留着了一条很明显的伤疤。

出院时,他家里已经一贫如洗。没多久,无法接受这种生活的妻子便提出离婚,他同意了,他的条件是留下女儿。

再后来,他和父母带着两岁多的女儿回到父亲的老家,江苏省吴中区木渎镇。父母在家边照顾女儿边开了家熟食店,他则凭着自己的能力在无锡市的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工作,三年来他从小职员做到了部门经理的位置……

叶小页听着明涛的遭遇,眼眶几欲湿润,她说不清对明涛是一种怎样的情愫,有同情,有感动,有佩服,有担心,但更多的还是心疼。她的手轻轻地放在明涛的左脸上,抚摸着那道疤痕,轻轻地问了句:“还疼么?”

明涛眼眶里有闪烁的泪光,终究,他忍住了,没有落下一滴眼泪。这些往事,是他心中的一道伤疤,这些年他闭口不提,可是面对叶小页,他不想隐瞒他的过去。他望着眼前的叶小页,他的心里充满热切的期待,他怕被拒绝,更怕被怜悯。他拉住叶小页的手,说:“对不起,我喝多了,不该跟你说这么多,让你难过。”

叶小页眼睛里含着泪光,微笑着摇摇头说:“明涛,我愿意多了解你一些,心事说出来会轻松些。”

明涛拉住叶小页的手,心一阵悸动。酸酸甜甜的感觉一并涌上心头,想说些什么,却又无从说起。他相信,叶小页会懂他!

餐厅里,音乐缓缓响起,一双人,两双眼,久久地注视着彼此。当一切不需要语言时,沉默,便是最好的答案。这样的夜,温馨,多情,适合上演童话故事里的美好。

转眼,五一假期到了。

明涛约了叶小页,秦南,甄冀,一起去他的老家吴中区的太湖游玩。

一路上,明涛向大家介绍着太湖的各种风光:“这里可是有句老话,太湖风光美,精华在吴中。你来过一次后,保准你一辈子都忘不掉。”

“呦,真没看出来,太湖这么美丽的地方,怎么会是你这个油嘴滑舌的猴头老家,我可记得孙悟空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可不是太湖水养出来的!”甄冀咂舌接话,话音刚落,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在几个年轻人的说笑中,一个小时后抵达了太湖旅游区。放眼望去,盈盈碧水、脉脉青山、渺渺湖岛、点点风帆,秀美的湖光山色与散落在太湖山水间的人文古迹相映生辉,俨然一幅绝佳的江南山水画卷。这里果然如明涛说的那般美丽。

明涛看着大家陶醉的样子继续介绍:“这里湖不深却辽阔,山不高却清秀,群峰隐现于波涛,景点散布在太湖山水间。春天的太湖平静而有朝气,夏天的太湖热情而欢快,秋天的太湖灵动而美丽,冬天的太湖圣洁而可爱。抿一口碧螺春,舀一勺莼菜,含一颗杨梅,剥一粒枇杷……哎呀呀,那可真是一美啊!”大家的好奇心被明涛的诱惑引发出来,兴致提到最高。在明涛的带领下,一路游玩了太湖的各个景区,几个人无不被明涛的学识智慧和机智幽默所折服。

叶小页一双如水眼眸望着明涛,在他身上,她看到了希望,热情,活力,甚至生活的多姿多彩。明涛的眼神时而为她停留,每一次的碰撞,她的心湖都会荡漾出阵阵涟漪。那种微妙的细节,像调味剂,又像滋养液,时刻温暖着两人的身心。

夕阳西下,日落时分,明涛带着这些朋友去了他木渎的家里。

“爸爸……爸爸……”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看见明涛,开心地喊着。

“彤彤,哎呦,又重了!”明涛溺爱地抱起女儿。

“爸爸讨厌,我不是重,是高了。”彤彤一本正经地纠正着明涛。

“对对对,是高了,是高了,爸爸错了。”明涛笑呵呵地亲了彤彤脸蛋一下。

说着话,明涛的父母也从厨房出来了,知道儿子要回来,老两口早早就准备了一桌子的家常菜。明涛放下女儿,跟父母一一介绍了三位朋友。刚介绍完,彤彤就走到叶小页身边,拉起她的手,抬着头,眨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说:“姐姐,你好漂亮。”

叶小页蹲下身子,摸着彤彤的脸蛋微笑着说:“彤彤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听了叶小页的话,彤彤露出了天真可爱的笑脸,拉着叶小页就往卧室走,边走边说:“姐姐,我带你去我房间玩。”

彤彤拉着叶小页走了,留下一群人在原地目瞪口呆。明涛母亲看着她们进屋了才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彤彤可是从不让外人进她房间的。”

“看来,彤彤和我们小页真是有缘呢!”秦南一边说,一边朝着明涛甄冀使了个眼色。明涛父母在几个年轻人的眼神了看懂了些什么,眼睛里流露出一抹喜色。

离婚之后,彤彤一直是明涛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柱,这几年,好多人给他介绍对象,因为彤彤不喜欢,他全都拒绝了。如果明涛能和叶小页在一起,彤彤又喜欢她,那该多好啊!明涛父母私下里偷偷嘀咕了几句。

叶小页带着彤彤和秦南甄冀一块玩儿,她的眼神时不时飘进厨房,她看见明涛正帮着母亲收拾这个,收拾那个,母亲一脸的笑容,完全看不出一点因家境突变该有的落魄之感。

晚饭时,叶小页端起酒杯敬明涛的父母,感谢他们的热情招待。这对年过六旬的老人非常开心,明涛的母亲看着眼前的几个年轻人,缓缓地说:“做父母的不指望儿女多么出人头地,就希望你们能够开开心心,平平安安地生活就知足了。明涛这孩子,从小性格倔强,可是他懂得是非,重情重意,有时候虽然会吃亏,可咱不愧对良心啊!我和他爹,就这么一个儿子,他工作忙,可啥时候也惦记着我们,这不,上个月他爹生日,这孩子还专门请假回来给他爹庆祝。”

明涛的母亲在说这些话时,脸上一直挂着满足的笑容,可以看出老人对孩子那份深到骨子里的爱。叶小页看着这对老人,突然想起自己的父母,一直以来,自己又何尝不是在父母无微不至的呵护关爱下成长的,想到这里,她不仅温和地说:“伯父,伯母,明涛有您们这样开明善良的父母也是他的福气啊,来,我们大家一起敬二老。”

“小页姐姐,我也和你干杯。”彤彤稚气的声音响起。

“彤彤,你应该喊小页阿姨。”明涛抚摸着彤彤的小脑袋说。

“我不,我就要喊姐姐。小页姐姐,来,干杯。”彤彤边说,边举起一杯牛奶煞有介事地去和叶小页干杯。在旁的人感受着这种温馨,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俗话说,知子莫若母,在几个人年轻人的一举一动中,明涛的母亲早已有所洞察。她看叶小页的眼神,无形中多了几分关爱与疼惜,那份暖意悄然流淌进叶小页的心里,让她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从那次游玩回来以后,叶小页对明涛有了更深的了解。终于在秋天,他们收获了爱情。爱情,让人愉快,并且无时无刻不感觉精力充沛。两个人,工作上有了更大的信心和力量,私下里,他们也享受着情人间的浪漫和甜蜜。

他们跟着季节的变换踏青、追月、赏花、观雪。转眼,一年的时光翩然而逝。

明涛性格豪爽,精明干练,言谈随和,幽默风趣,特别善于交际,公司很多难洽谈的商户都被他一一搞定。在单位他无疑是优秀的,虽已订婚,但对其青睐的女子依然大有人在。

明涛本就洁身自爱,更何况有了未婚妻叶小页,他的心更加沉稳踏实,对单位众多女子抛出的橄榄枝他都小心翼翼地回绝。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让自己也得以明哲保身。

一直以来,明涛都认为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只有两情相悦的爱情,才会得到幸福。可是,当安琪一次次对他说:“我爱你,与你无关。我愿意默默看着你,守着你。即便你不爱我,我也愿意这样下去。”他有些慌乱了,一个人的爱情,终归是不完整的。在他眼里,这个女孩终究太年轻,对于爱情存在幻想没错,只可惜她选错了对象。如今的明涛想要的不是风花雪月,他想要的只是一个安定,踏实,温暖的家。

邯郸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
癫痫病如何用药物治疗
儿童癫痫病症状表现

友情链接:

心如刀搅网 | 贵阳商铺出售 | 盐城宣传片 | 淋巴结结核症状 | 杨宗伟歌曲 | 舌头下面有小疙瘩 | 拜仁慕尼黑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