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名字能用的符号 >> 正文

【菊韵小说】藏在记忆里的美好时光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邮箱里静静地的躺着一封邮件,是母校发来的50周年校庆的邀请函。发信人是萧霄,一个曾经那么熟悉的名字。

我默默地收拾行李,枫在一旁小声说,你真的要回去吗?其实他是在担心我和霄见面后,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枫并不认识他。和枫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次枫帮我搬家。无意中看到了我的日记本。这些日记本我一直放的非常隐蔽,若不是搬家将它们找出来,我自己几乎都忘了它们的存在。日记里记载着我和霄的一些生活点滴,它们记载着我们青春成长的烦恼忧伤,记载着少女的暗恋与自恋。

清晨,在薄雾中,走进校园。校园里早已来了许多昔日的学子,想必他们也是接到邀请函,一路披星戴月地赶回来的。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了。看见了都彼此点头含笑。在人群中,我的眼睛始终在寻找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正被人群包围,正在不断地和他的同学和老师打招呼。

在工作人员地带领下,来到了小礼堂,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台上的演员正在为演出前做准备。坐在我前面的是学校已经退休的老教师。一位两鬓斑白的老教师带着他的孙子,那孩子大概太顽劣,不是碰到了别人的杯子,就是撞倒了别人的椅子,老教师尴尬的一会对左边的人说,对不起了。一会又对右边的人说,不好意思,孩子太顽皮了。孩子一刻也不肯消停,老教师只好带着孩子离开会场。

只看背影,我就知道他是谁。他是我的语文教师顾老师,他现在大概有快七十了吧。早年给我们上课时,他也快退休了。他上课的时候,只要有空闲,就会给我们讲他的儿子是如何的优秀聪明。其实他的儿子长得很清秀,身材消瘦,有些弱不禁风,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学习也不是像他说的那样优秀。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他是中年得子,这个儿子是在他连接夭折两个孩子之后,来之不易的孩子,他自然很珍爱。儿子从出生到成人一直是他自己亲自带,谁带他也不放心。她的妻子是一位小学语文教师,常年教低年级的语文,我读小学的时候曾经教过我。她长得身材高大,皮肤黝黑。脸上有许多深深浅浅的小凹。听说是小时候出麻疹,侥幸活过来了,然后脸上就是这样的了。我记得她人很善良。对我们班上的每一个孩子都和蔼可亲。有一次天气炎热,她带我们去她家里喝糖水。然后她去菜园里给我们摘果子吃。她的第一个孩子刚生下来不久就夭折了。第二个孩子是被她晚上睡觉压死的,想来她那么善良,那么贤惠,夜里肯定是太劳累了,才会在夜里沉睡,手臂压倒身边酣睡的婴儿。为此,她一生内疚。第三个孩子出生后,她再也不敢晚上和孩子一起睡。现在顾老师手里牵的大概就是他的孙子。那声顾老师始终没有叫出口。他肯定已经不认识我了。在离开会场的时候,他回过头,眼神在我所在的位置一闪而过。也许他的眼神也在我面孔的面孔上短暂停留过。但是,他没有认出我来。亦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可能认出我来,十六年的光阴过去了。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任性倔强的孩子,亦不再是身材清瘦面色忧郁的少女。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体态优雅,神情淡定,穿着时尚的成熟女性。他印象中当年的那个我早已不复存在了。亦或者他根本就不记得当年的我,谁会记得在课堂当场顶撞老师的学生呢?如果不是当年您的教诲,怎会成就今天的我?这些都是无法预料的。每一个人心中都有隐痛,有的是关乎他人的,有的是自己的疼,疼的时间久了,就慢慢的结成一个痂,自己不敢碰,别人也碰不得。顾老师,谢谢您!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曾忘记你。

舞台上音乐响起来,主持人正在致欢迎词。嘈杂的礼堂变的安静的许多。校方趁这次校庆邀请到了一国内知名学校法国留学生,作为中法文化交流。趁着这次五十年一遇的盛会,他们也好宣传他们本土的文化,对于主办方与合作方,交流与学习,这样两全其美的事,何乐不为呢?

在众多的节目中,我注意到这样一个节目。由法国学生自己组成的一个乐队。主唱是一位美丽的法国少女。法国人大多五官精致,身材娇小。这位少女有着精致的鼻子,那鼻子仿佛是雕刻师刻意有刀雕刻上去了,那么完美,小巧。少女身穿一袭白裙,在严寒的冬天,这一袭白裙在舞台上是如此的飘逸,轻盈。娇小的体态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姑娘用小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气流从背后缓缓流出。她侧身望着背后的乐队微笑,示意她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然后头转了过来,面向观众,姑娘神态及其优雅。音乐响起来了,她身体随着音乐轻轻地摆动,金色的长发也随着身体轻轻地晃动。

前奏的间隙,她安静的等待,当第一个音符从她嘴里出来时,我看得赏心悦目,从刚才她第一次用小腹吸气,我就知道,这第一个音出来一定是完美的,无暇可击的。然后,是换气,用鼻息将换气吃掉。吐词非常清晰,每个词的咬音柔和。音节的尾部甚至还有一些力度咬在嘴里,然后轻轻收掉。她知道用甩肩去收音。唱到精彩的部分连眉毛都在上扬,甚至感觉到她精巧的鼻子和金黄的头发都在配合。她现在自我感觉非常好,与乐队配合的非常完美默契。乐队的成员有键盘手,吉他,鼓手。在中间伴奏的间隙,姑娘侧身望着吉他手,吉他手轻轻地扣着吉它扣弦和拨弦时,眼神不断地望着姑娘,那眼神中饱含着太多的东西,是如此的温柔深情。

那种眼神也是我曾经熟悉了。而这样的场景也似曾相识,当年的我和这位姑娘一样,是乐队的主唱,而萧霄是乐队的吉他手。

趁着音乐的空隙,我转过头,看着萧霄,他坐在我后面,眼神正专注地看着舞台上姑娘。不知道他是否会想起我们曾经的往事,会记得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我们一起共度的美好时光吗?

吉他手表情冷漠,连发型都是硬硬的,灵巧的手指拨动琴弦,一个个音符从他的指尖流泻出来,他身体随着节奏摆动。姑娘与他对视一眼,莞尔一笑。第二段音乐开始了,有好几个音阶都被她拉平了。连乐队的演奏也被姑娘拉下节奏。我不知道演唱的时候出现这样的错误该如何弥补,姑娘转身委婉向乐队微笑,然后面向观众,再次提气,动作自然而流畅。

我不懂法语,只知道这是一首法国经典歌曲,歌词大意是,从前,有一对恋人,他们彼此深爱,却因无法抗拒的因素不得不各奔东西,最后他和另一个女人结了婚,而她则选择了四处流浪,从此再没有了音讯……这女子多年后,再次回到家乡,看到他曾经的恋人……那时光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但快乐总是短暂的,离别很快就来临了……

这首歌旋律优美,主唱的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唱到高潮时,姑娘面带痛苦离别的表情,她漂亮精湛的真假音转换,感觉就像一把时光之剑,深深地……深深地刺入我们内心最脆弱的地方。优美的旋律穿透时光,把我们瞬间抛向时空隧道,那似曾相识的场景,让我依稀可以再次记起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期间的怀疑、无助、迷惑......突然间有些伤感,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看着姑娘每个音节转换出来,想象着,我似乎也可以像她一样去吐词,毫无抗拒地去跟随她哼唱。音乐接近尾声,所有人都融入这纯美的音色中,她白色的裙子这会儿已经完全融入了整个礼堂和整个气场。音乐结束了,姑娘与吉他手相互一笑。然后很有礼貌的和大家挥手告别。

看着熟悉的场景,很容易想起一些往事。当年,教我音乐的是一位很年轻的男老师,姓郝。郝老师大概是新分来不久的,还很不适应我们山城的生活习惯以及我们这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第一次来上课,他很不屑的看了我们一眼,说,瞧瞧你们一个个的,土里吧唧的,根本就不懂音乐,连最基本的音乐知识也不懂……他说了很多瞧不起人的话。

班上有的同学开始反抗,跃跃欲试想展现一下自己的歌喉,也被他批的一文不值。渐渐的,大家开始恶补这方面的知识。不知道为什么?尽管他恶意中伤我们。我们居然没有再反抗他。郝老师穿着时尚,咖啡色的休闲西服,喜欢将西服衣领翻上来穿。硬硬的短发梳的一丝不乱。班上的男同学开始模仿的穿着,甚至还梳和他一样的发型。有同学还打听到他来到我们山城,就是为了追随他的女朋友。他女朋友在我们这里的电视台当播音员。我在电视上见过,特别漂亮,人也很有气质。堂堂音乐系的才子,来我们学校就是为了追女朋友,这在当时是多么的耀目。他很快成了我们学生的偶像。不单是因为他长得帅,穿着时尚,他唱歌确实好听,声乐,钢琴,表演,样样拿手。他上课的时候仍然爱和我们吵架,然后教我们最基本的唱功。他指着自己的小腹,告诉我们说,要气沉丹田,用小腹提气。唱的时候声音要自然,慢慢的往上提,就像头上有一根柱子,我们要顺着柱子一直往上爬。他的手不断地抬高,声音也越唱越高。有的同学唱到一半声音就哐当一下掉下来了。但是同学们对学习音乐都很热情,多半是因为喜欢郝老师的缘故。

郝老师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架旧钢琴,他挑选几个有音乐天赋的孩子,教我们弹钢琴,我也在这些孩子之中。他教我们巴赫的音乐作品。他的手指粗粗的,短短的,敲打琴键却十分灵巧有力。他告诉我们说,巴赫是最伟大的音乐家,巴赫的每一件作品都是神圣的。永远不要试图用文字去理解巴赫,要用音乐去理解,任何文字都表达不了它的内涵,只有通过音乐,你才能找到它精髓。对于刚学乐器的我们来说,一下子理解巴赫和演奏巴赫的作品,实在是办不到。他当时说的话,有好多我们都不懂,后来上了大学,选修了西方音乐,才知道他说这些话的意思。其实在音乐面前,不管是文字还是语音,都显得太苍白,只有音乐是最直接的,它可以直接与心灵对话。而对于真正的艺术作品来说,只用通过演奏,才能将它的崇高与伟大传递的更远。

郝老师教了我们两年的音乐,后来我们要准备高考,没有时间再上音乐课,郝老师也就再没有教我们了。我们毕业的时候,郝老师成功的迎娶了他美丽的新娘。

我环顾四周,并没有见到我的那位郝老师。中午的宴会在校方指定的酒店举行。听说市领导要来亲自陪同。走进宴会大厅,意外的看见了我的郝老师。他正在陪同领导们说话。我走到他面前,叫道,郝老师!他眼睛里突然发出一道光亮:“你是……?”

“郝老师,我是肖微啊。您不记得我吗?”

“啊!肖微,变化好大,你若不叫我,我怎么也不会知道您就是肖微教授。”

“郝老师,您是长辈,您是我尊敬的老师,我是您的晚辈,你说话怎么这么客气了。”

“您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您是知名的教授。我们学校以后还要仰仗你的关照。您这次能来,是我们学校的荣幸,我代表学校的师生向你表示感谢……”

他的身材已明显发富,头发油腻稀少。他卑微的样子使我怎么也无法同多年前那个爱和我们吵架的帅气男老师联系在一起。

后面有欢快的女声叫我:“肖微……”

“吴欢……”

吴欢将我抱起,兴奋地尖叫。

你还知道回来啊!我以为你再不会回来了。是不是早把我们忘记了!

哪会呢!我一直记得你们呢?我刚才进学校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你在哪儿呢?你现在从哪儿冒出来的?

吴欢白了我一眼,假装生气的说:“你现在什么身份啊,我还能和你坐在一起么?你看刚才演出的时候坐前排的都是一些什么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还有就是退休的老教师,他们是学校的功臣,昔日的学子回来见到他们曾经的老师,会很高兴的。”她又拉着我小声说:“我看见萧霄坐在你后面,你说你这次回来是不是为了他。”

“才不是呢?这里有我留恋的东西,我想回来看看。”

“我你还瞒着,当年你可是什么话都给我说的。你和萧霄的事我都知道。他现在可是商界精英了。搞房地产,来钱快,坐骑一辆接一辆的换,跟玩似的……”

我打断她的话,问道,“他身边的女人也这样换么?”

“嘿嘿……这个我不知道,不过他身边应该不缺女人。钻石级的男人,那个女人不爱?”

“他还没用结婚?”

“是啊!也不知道是在等谁?吴欢调皮的向我眨着眼睛。”

“我反问她,那你为何现在还不结婚呢?你又在等谁呢?”

“我啊!长得不漂亮,也没有人看上我。”

“恐怕是你瞧不上别人吧,是你心里一直装着萧霄,放不下。我走了这么多年,你们怎么没有成呢?”

“当年我们三个就你考上大学,我走了以后,我爸爸托关系给我找了一单位,萧霄也帮着他爸爸打理事业。后来他的事业越做越大。他在我们面前从来不提你,他越是不提,我就越觉得他心里有你。唉……当年你们是多般配的一对,无论是在台上还是在台下,你们两人都是郝老师的得意弟子。”

哦,对了,我突然想起郝老师对我说话卑微的样子,问道,郝老师现在的职务是……?

”哦!郝老师现在是校长了。听说马上要调到局里当副局长了,这届校庆办完,就得调走。其实校庆请大家来不就是捐钱么?郝校长可能刚才已经给你说过了。”

我尴尬的笑道,一切都变了?再也找不到往日的纯净了。

大厅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我觅着声音找去,看见了萧霄正在和一群人谈笑风生。他大概是看见了我,不一会就走了过来。他在我身边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时间仿佛有些凝固,谁都不愿意先开口说话,他沉默了一会,缓缓的说道,这次市中心有一块地要拍卖,还请回去和你老公说说,你在这市里随便要哪一个地方的房子都不是问题……“”

陇南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如何护理女性癫痫病
哈尔滨哪治儿童癫痫

友情链接:

心如刀搅网 | 贵阳商铺出售 | 盐城宣传片 | 淋巴结结核症状 | 杨宗伟歌曲 | 舌头下面有小疙瘩 | 拜仁慕尼黑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