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食品袋印刷 >> 正文

【凤凰•凤】有记忆的鱼(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是一个闷热的夏夜晚自习,数学老师秉承着献身精神,依然像打了鸡血似的在讲台上讲个不停,从他口中吐出的定义和公式,像是隔了一层滤网一般,进到我的耳朵时分明变成了念经符咒,它好像是在不断地催促着我:睡吧,睡吧,我的好孩子。

于是我的头越来越沉,眼皮越来越重,我用残存的意识控制着自己把数学书竖在自己面前,打算和周公来一个亲密的约会。

几分钟后那串符咒突然停止了,随之而来的是皮鞋的“嗒嗒嗒”声,我警惕地半睁开眼睛,然后被数学老师那雷劈了似的呵斥给惊醒了:“赵小鱼!你给我清醒点!”说罢他还不过瘾,将讲义重重地摔到了我的桌子上。

“一千字检讨书,明天送到学生会!”

我附和着点了点头:“嗯嗯……嗯?”糟糕,又要熬夜了。

肯定又被校学生会的记名字了,运气真不好。要放在平时,数学老师对于我们的瞌睡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都会象征性地吵几句,然后再说一句心里话:“你们不要影响其他人学习好吗?不想学的就给我趴着,不要影响人家的前程好吗?”

高二了,这才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就已经进入了倦怠期是怎么回事?

补充一下,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学渣。从小学习就不算太好,我妈辅导个作业能被气哭;学校如果有领导来听课的话,老师都要千叮万嘱让我绕道走。

不知道是不是有名字的原因,鱼七秒钟记忆的特点,在我这儿得到了应验。

从小到大,我都是班上最后一个背会课文的,老师建议读得滚瓜烂熟就会背书了,而我是把课文读烂了,背书的时候反而脑袋空空。最令人崩溃的是,我这吃一顿饭的功夫,就能把脑子里的东西全部忘光,合着遗忘曲线在我这儿根本就行不通。

这边被数学老师骂过之后,我就借了前桌三张纸,开始洋洋洒洒,进行自己的检讨书创作。

同桌无意间瞅了眼,然后无言地冲我竖起一个大拇指。

我懂她的意思:简直神作啊。

哈哈,那可不,写检讨书我可是专业的。

虽说上课睡觉这事儿干过不少,但一直以来都防范有加,一个教室里的“睡觉党”们也一直在相互通报,极具江湖情义。前排感知到危险信息的“党员”会采用咳嗽和跺脚等方式,教室后面的一个个趴着的身体会一瞬间挺拔起来,像雨后春笋。

不过我被学生会逮住还是人生第一次。

我踟蹰在学生会门前,突然觉得丢脸,不仅名号要被通报,弄得全校皆知,学生会的成员还会精心选几篇写得特别“诚恳”的检讨书,让当事人自己通过全校的播音器念出来!这就很不能忍啊!

不过我还是准备打听下,昨天是哪个没眼色的人记得我的名字。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我!我一定!跟那个人搞好关系!没办法,就是这么怂。

于是从玩的还不错的胡静珂那里打听到了:“昨天?昨天晚上是高三会长亲自记的名字啊。”

“谁啊?”我好奇问了句。心里想:高三正开始紧张呢,他闲得慌?

“秦俊浩。”

我点了点头:“哦。”这个名字没有在我心里泛起一丝波澜。

所以当我交完检讨书转头就撞到这人时,只是习惯性看一眼后道歉:“对不起啊。”

不过这次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这人白白净净的,细长的丹凤眼,挺翘的高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睛,五官组合到一起的优越脸。

我在心里“啧啧”了两声,老天爷真是不公平。于是在各种胡思乱想中逃出了那个是非之地。

我完全没想到两天后会发生什么。

依旧是个晚自习,我照样没出息地打着盹儿。

班长叫了我的名字,然后指了指窗户外面。咦?这不是那个那天在学生会见过的小哥哥?

不过女生的预感就是这么强大。我隐约感觉到他的皮囊下藏着一把穿心箭。

果然,一走出门,这人就开始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学生会会长秦俊浩,你的检讨书被选中了,请你准备一下,周一下午到学生会读检讨书。”

“哈?”我彻底懵了,忍不住问了句:“为什么是我啊?”

然而秦俊浩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回答。

站在他旁边的女生补充道:“因为你写得最好。”

呃……这算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那个什么,”看着他们扭身就走,我终究还是舔下脸来:“能不能换个人念啊?求求你们了。”

那个叫秦俊杰的侧过脸来,但他那两条粗浓的眉毛却拧成了一团。

我有点尴尬地冲着他嘿嘿笑:“我请你们喝奶茶啊!”

谁知人家一伙人根本就没有搭理我,鸟都不鸟就走掉了。

哼!我气得直喘气,大不了周一请假,人不在场,看你能怎么办!

周末回到家,我干脆以生病为由,让老爸替我给老班请了个假。我不敢待在家里,也不敢告诉母上大人,她要是知道整件事的话,绝对会有要把我生吞活剥了的架势。

于是,我一整天都在麦克思坐着,哦不,是趴着睡觉。

脑袋不灵光,但就是觉多。

可人倒霉了连喝水都塞牙缝。正当我带着一丝逃过了一劫的庆幸,行走在教学楼的时候,忽然就碰到了一群学生会的在查纪律。

我本能地想扭头就跑,谁知那个秦俊浩叫出了我的名字,而且叫得贼大声。

我的脸蓦地红了,这人不会让补读吧?事儿这么多的吗?

事实证明,女生的直觉,准得可怕。

秦俊浩让我下周一补读检讨书,我仿佛看到了他旁边人的偷笑。

我这人掩藏不住自身的表情,也做不好巴结别人的事情,只得剜了学生会长一眼:“我谢谢您嘞。”

胡静珂听说了这件事后,怀疑地说:“这事儿行不通啊,传说秦俊浩这个人还挺绅士的,一般不太会难为女生的。”

我攥着拳头狠狠地锤了下桌子:“绅士个毛线啊!”

衣冠禽兽!斯文败类!蝇营狗苟!狗急跳墙!他就是个大奸大恶的无耻小人!好吧我承认,骂人的成语我还是积累了不少的。

然后我总结出来一个定律:当你越不想见到某人的时候,那人就越像狗皮膏药一样,不停地在你的眼前晃来晃去,躲都躲不开。

于是我在屈指可数的七天里,分别因为忘记穿校服、早操跟错队以及上课打盹儿等等被秦俊浩记了三次名字,老班气得直接在英语课上直接冲过来:“赵小鱼!你给我出来!麻溜点!”

她好像下一秒就能动手把我狠揍一顿。

我瑟瑟发抖地站在一旁,听着来自老班的呵斥,弱小又无助。

“去给我绕着教学楼前面的空地,跑十圈!赵小鱼!十圈!一圈也不能少!听到没?”

我无奈点头,然后裹紧衣服,开始往楼梯那里挪。正下着楼,看到了从底下走上来的秦俊浩和副学生会主席,虽然我心里气不打一处来,但还是从本能上就怕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

我尽量让自己贴着墙走,目光交错的那瞬间,我的胸腔终于爆发了不甘:“秦俊浩!你……你为什么非要可着我一个人不放呢?”

他停了下来,平静地看向我。

我继续说道:“我承认自己有时候确实违反了纪律,但是……你不觉得记我记得有点勤了吗?”

“怎么,你自己违反了纪律,还有理了?”

他理所当然的回应,让我一下子喷了火。这个混蛋!我快要哭出来了,说真的。于是我愤怒地想往下蹿,结果“咔嚓一声”,扭到脚了。

脚扭到的那瞬间脚踝一阵剧痛,我整个人都疼得将身体缩了起来,眼泪也瞬间爆发了起来。

随着身后的“蹬蹬”声,秦俊杰的脸瞬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焦急:“赵小鱼,你没事吧?”

我没好气地回:“你看我像没事吗?”

随即他就指挥副主席去通知老师,然后他站到我前面,将身子一弓。“上来,我带你去医务室。”

我还在呆愣着,结果这人就心急地把我俩胳膊一拽,两手一抓我的腿,就这样,我的视野瞬间变高了许多。

我才喊着“喂”,这边秦俊杰这丫就几步踉跄,他毫不留情地吐槽:“赵小鱼!你为什么这么重?”

姑娘我也是忍无可忍的,顺势把他的耳朵一扭:“让你说!”

于是学生会长因为耳朵被扭而疼得嗷嗷叫,在我的鞭策下,他一溜烟儿似的跑到了医务室。

到了的时候,这人已经满头大汗了。从前只看到他领着一队人神气十足的样子,现在的样子,背有些弯,还愁眉苦脸的,看着就有些想笑。

医生说没什么大事,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要修养一周。其实我感觉没有刚才那么疼了,但看到秦俊浩脸上那愧疚的表情,看来这个人仍良心未泯的样子,我决定报复一下他。

“你!”我指着他,“要帮我带一周的饭菜,还要把我护接送回寝室!”

秦俊浩“切”了一声,似乎还笑了笑:“赵小鱼,这就赖上了?”

“什么啊,”我刚想反驳,想找一堆理由来膈应这个堂堂的学生会长,没想到他下一秒就冲我点点头:“行啊,我答应你。”

不过我越看他脸上的笑就越觉得恐怖,吓得咽了口口水,结结巴巴地回:“那个,还、还是不用了吧。”

他无视我的话,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咱们试试哈。”

学生会长给不知名女生当小弟的消息不径直走,直到全校都炸开了锅。

班上的女生都跑来问:“赵小鱼,你是怎么搞定帅哥秦俊浩的?用的什么迷惑法?”

我耸耸肩:“愿者上钩咯。”自然引来一群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其实我想告诉她们的:做人不要太表面,光有好看的皮囊有什么用,内在美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当自己的梦里出现韩国男团EXO的时候,我的尊严什么的都没有了。

带饭第一天,秦俊浩一顿饭花了我五十块钱,他带了我要的鲜虾鱼丸面,接着给自己买了一个麦克斯单人份套餐。我三四天的伙食费啊!就在我伸手向他要钱时,他理所当然地啃着鸡腿堡,还说着:“我帮你跑腿,你自然就要管我饭啦,这是毋庸置疑的。”

“什么庸什么疑?”秦俊浩你个无耻之徒!我气得笑了,然后抓起所有的鸡翅、汉堡和紫薯球,全部都咬了一遍,包括秦俊浩喝过的可乐。

这一顿操作让他傻眼了,他大叫着:“赵小鱼你个疯子!”

他不可置信地指着我手中的可乐:“这、这是我喝过的,你,你竟然……”

我得意地冲他翻了个白眼:“怎样?”他没辙了,哈哈。

因为高三下晚自习要比我们迟半个小时,而我们放学十分钟后是必须关灯锁教室门的,所以就变成了我在天桥上硬生生的等待。

陪着我的还有同班的几个女生,还有胡静珂,她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看一眼秦俊浩。

我在心里翻白眼:真是肤浅。不过为什么所有人都说我走了狗屎运呢?秦俊浩这个人呢,怎么说,太爱折磨人和折腾人了,他利用权力来维持自己那严苛完美的形象,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如果单看那张脸的话,还别说,真的是有心动的可能的,但也仅仅是其他人的菜。

吹了十几分钟冷风后,我再也受不了了,对其他人说:“我们走吧。”

“不!”他们的回答倒是很坚决。

我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到头来成我自己折磨自己了呢?

经历过这么几天被秦俊浩“伺候”的日子,我真的已经身心俱疲了。每天要被很多人注视着所有的一举一动,一些极端的女生开始在背地里说我的坏话,男生开始造谣和开我和秦俊浩的玩笑,甚至于,学校领导都闻风而来,单独把我叫到办公室训话。

“为什么跟秦俊浩走得那么近?”

我:“……”

“再这样就要给你处分了啊!”

“那秦俊浩呢?”我觉得不公平,为什么对秦俊浩的处罚只字不提呢?仅仅因为他是个业务能力很强且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结果领导回了句:“不要耽误他!”顿了顿,或许觉得自己说的话不恰当,他又补充道:“不要浪费你的青春!”

我“切”了声。自己永远成为不了老师眼中的宠儿,我是知道的。

于是我开始跟胡静珂一起去食堂吃饭,恰好碰到管就餐纪律的秦俊浩,他缓缓向我们走来,胡静珂没出息地抓紧了我的衣袖:“他来了!朝着我们走来了!”

我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却喊着:不要过来啊不要过来啊,我可不想惹事。

秦俊浩冲着胡静珂笑了笑,然后看向我:“我帮你们打饭吧。”

我翻了个白眼:“我们很熟吗?”

秦俊浩的表情一滞,接着很快笑起来:“熟啊,你赵小鱼的名字我一周要记很多次呢!”

“你!”我被气得差点咳出血来,只得忿忿地说一句:“我不想跟你有任何瓜葛!”

这人还是微微一笑,一声不响地走了。

站在我旁边的胡静珂已经一脸焦土化了。她一脸的不可置信:“凭什么就你可以这样跟秦俊浩这样说话?”

我很奇怪:“难道这样不正常?”

胡静珂脸上的惊讶还没有完全褪去,她微微摇头:“没有,就是觉得,秦俊浩一遇到你,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似乎只有你可以开他玩笑,”她的神情浮现了一丝嫉妒,“只有你能欺负他。”

“是他跟我过不去才对吧?”我撇了撇嘴。

胡静珂这下彻底无奈了:“你不知道有很多人想成为你呢。”

她接着又说:“真的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啊。”得,这下越说越偏了。

癫痫病患者怎么吃
老年癫痫的急救措施
辽源小儿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心如刀搅网 | 贵阳商铺出售 | 盐城宣传片 | 淋巴结结核症状 | 杨宗伟歌曲 | 舌头下面有小疙瘩 | 拜仁慕尼黑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