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舌头下面有小疙瘩 >> 正文

【八一】城市的灯光(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凌雪经过市区红绿灯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叫她,声音是从她身后的公交站牌下传过来的,那是个悦耳磁性的男中音,那声音对她来说既熟悉又陌生,一种不真实的紧张感迅速地爬上了她的脊背,她的眼神慌张而警惕地四处张望。

终于,她吃惊地看到了这个男中音,他一步步向她走近,仍然是那种旁若无人、怡然自得的步伐和神情。

“我不认识你,请你走开!”凌雪的声音里渐渐有了一丝愤怒。

“别这样,凌雪,我是张威啊!”男中音蓦地攥住了她的手说。

凌雪目瞪口呆地望着他,记忆的闸门顷刻间打开了,往事历历在目,仿佛一把锋利的匕首,刺痛了她的五脏六腑。

这个叫张威的男人又一次出现在凌雪的生活里,如果是一年以前,她会感到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然而现在,她对张威只有失望和恼恨。

“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请你不要拉拉扯扯的!”凌雪生硬地抽回了她的手。

“我知道我是个混蛋,我对不起你和孩子,可我后悔了,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他说得那么轻松淡定,赌咒发誓他信口拈来,像家常便饭那么频繁,也没有任何的可信度。

“你……滚!”凌雪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往头顶上冲,她怒气冲冲地对他叫嚣着,甩开了他,飞快地向前跑去。

凌雪不明白张威为什么会出现,可她预感他一定居心不良。他究竟想干什么?他有什么目的?回到家,凌雪坐立不安,一岁的儿子跌跌撞撞地走过来,用稚嫩的童音连叫她几声“妈妈”,她都没有心情回应。

“小雪,你咋啦?”母亲关心地询问她。

“哦,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凌雪勉强对母亲挤出一个笑脸,她不想让母亲看出她的烦忧。

“就算年轻也要注意身体,我们现在的日子比以前宽裕多了,你别再那么苦着自己,妈看着心疼啊!”

“妈,我没事!”她忙说。

第二天凌雪上班的时候,张威又拦住了她的去路。接连下来的几天里,他都毫无例外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尝试用鲜花和情话打动她,但再动听的情话、再鲜艳的花朵都无法阻止她对他的憎恶。

“有事说事,你这些花样对我不起作用!”她冷冷地说。

“凌雪,其实离开你以后我一直很后悔,请你给我机会让我弥补错误,好吗?”张威的神情不再怡然自得,他换了一副祈求的面孔。

“你到底想干嘛?”凌雪的耐心早在他出现的时候就消失殆尽了,她强压着怒气问他。

“我请求你嫁给我,凌雪!”他突然单膝跪地,高举着那束鲜艳欲滴、气味芬芳的花朵在她的眼前摇晃。

“嫁给他,嫁给他!”一旁的路人跟着起哄,还有几个人拿出手机拍视频。

这一切发生的那么猝不及防,凌雪躲闪不及,她惊慌失措地逃离了现场,扔下了那个扬言要娶她的男人。

张威的出现令那些深藏的记忆一下子全部苏醒,怀孕的不适、生产的阵痛以及差点将孩子送走的痛苦排山倒海地向凌雪袭来,牵引着她全身的每一个神经与细胞,她的心脏隐隐作痛,压抑得她无法呼吸。

他是来和我抢儿子的吗?她满腹的疑问,以她对他的了解,他根本不会要孩子,因为他是个自私的男人。

那他为何装模做样地向她求婚?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她感到头痛欲裂,她想知道原因,但她又不屑去质问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通常遇到这种棘手的问题,凌雪会找王姐商量。王姐是儿子的干妈,如果不是她的热心帮助,凌雪的生活早已是一塌糊涂。王姐端坐在沙发里,静静地倾听着凌雪的心事。她是个善良又智慧的女人,她思忖片刻,问凌雪:“你还爱他吗?”

“不,我恨他!”凌雪咬着嘴唇说。

“他伤害过你一次,而且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消失了,现在他说几句好话就想向你求婚,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王姐,我不会理他的!”

“你呀,千万别再被他骗了!”

凌雪从王姐家离开已是暮色降临,城市的灯光闪耀,晚风徐徐吹拂,她的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走到小区门口,家家户户灯火通明,一想到可爱的儿子,凌雪的心就被幸福包围着。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回到家给儿子讲睡前故事,哄儿子入睡。

儿子睡着了,可凌雪却了无睡意。她心事重重,张威的脸在她眼前晃来晃去,令她心烦意乱,无法入睡。她不知道,此刻的张威也无法入睡,他的父母轮流数落他的不是,并给他下最后的通牒:再不把媳妇和孙子带回来,就不认他这个儿子!

张威当初谈恋爱就是为了玩玩,他对凌雪是玩玩,对任何一个姑娘都是玩玩,因为他根本不想结婚,他还不到二十三岁,结婚生孩子对他来说是一件很遥远的事,结了婚就意味着失去自由,想想都恐怖!对这种事他避之不及,他没想到凌雪会怀孕,他记得有一次他们似乎没有做避孕措施,他怀着侥幸心理,哪知道凌雪真的怀孕了,天知道她的肚子为什么会鼓起来,那里竟然会孕育一个小生命!

他要她堕胎,她却执拗起来,说什么都不愿意。他知道事情发展下去将一发不可收拾,于是干脆辞职玩起了失踪。那时他和凌雪在同一家电子厂上班,凌雪是厂里最漂亮的女工,她柳眉大眼,身材修长,一双白皙的美腿藏在工作服下面,令男工们浮想联翩,趋之若鹜。他和那些男工一样,对美丽的凌雪没有抵抗力,凭着一张俊脸和三寸不烂之舌,他很快赢得了凌雪的芳心。

他和凌雪从厂里的宿舍搬出来,在附近租了一个蜗居,像年轻的夫妻一样生活。晚上下班后他们散步回到住所,一路上情话绵绵,他对她嘘寒问暖,殷勤体贴。他们注视着城市的灯光,那些灯光在林立的高楼大夏中闪烁,像一颗颗耀眼的明珠。

凌雪感慨地说:“住在城里的人真幸福,如果这些大楼里能有属于我们的一盏灯光该多好啊!”

“亲爱的,我们还年轻,只要我们在一起,一切都会有的!”他吻了吻她,爱怜地说。

如果不是因为凌雪怀孕,他们也许和大多数的情侣一样,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所有的美好都因凌雪的怀孕戛然而止。

辞职以后,张威无所事事,回到了农村老家。父母常年劳作,他们的脸庞和双手布满皱纹,粗糙得像干裂的树皮。父亲愁眉深锁,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望着他欲言又止;母亲穿着布围裙,一面挥舞着菜刀一面发着牢骚:“这家里家外都是我一个人操持,你们不管不问,哪一天我死了,让你们爷几个过去!”

母亲的抱怨和牢骚他和父亲已经司空见惯,母亲不想操持可以不用操持,没有人要求她一定要去做。既然做了,抱怨和牢骚都是毫无意义的,他认为母亲这样的行为很可笑。自他有记忆起,家里从未富裕过,贫穷似乎就是家庭的代名词,父亲不得已出门做工,可后来工伤摔坏了腿,再也不能劳动了;母亲又生了弟弟,日子过得更加艰难。农村单一、陈旧得像旧报纸般的生活令他一天都呆不下去,可他暂时也不能回到城市,每次想起凌雪,他就心烦。

早知道就不去城里了!他沮丧地想。他不知道凌雪为什么要执意生下孩子,也许她认为用孩子就能拴住他的心,所有的女人都会用这一招,但这一招男人通常不会买账。

“威威,明天你就去相亲!你去城里都两年了,也没挣多少钱回来,隔壁晓军的孩子都三岁了,晓军只比你大一岁啊!”母亲在砧板上切了一会菜,突然放下菜刀说。

“妈,我回来可不是为了相亲,干嘛着急让我结婚生孩子?城里男的三十好几了没结婚的多着呢!”

“咱又不是城里人,你爸腿不方便,需要你搁家照顾,只要你结了婚,我和你爸才能安心啊!”

“你妈说得对,听你妈的!我上次工伤的钱还有一些,我和你妈又攒了点,给你买车置办婚礼够了!”父亲在一边附和。

“爸、妈,现在结婚彩礼就二三十万,家里哪有钱啊!”

“这你放心,就算砸锅卖铁,我们也要拿出这钱给你娶媳妇!”母亲斩钉截铁地说。

相亲的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尽管张威的心里一千一万个不愿意。相亲对象是个普通的农村姑娘,模样和凌雪比相差一大截,说话还大舌头。不过就算是凌雪,哪怕是比凌雪更美的姑娘,也不能激起他结婚生子的欲望。

张威回家闹了一场,父母不再提相亲的事。隔天父母看着他笑容满面,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母亲眉开眼笑地对他说:“威威,原来你在外面处对象了,那姑娘叫小雪,怀着我们张家的孙子,你把小雪带回来,我和你爸给你们办喜事啊!”

他听了整个人都惊跳起来:“妈,您怎么会知道小雪?难道……小雪找过您?”

“没有,你晚上睡着了,手机游戏没关,妈看你手机微信,才知道你的对象叫小雪!你这孩子,有对象也不说,不过这样也好,我和你爸一直想抱孙子呢!”

父母的话令张威如坐针毡,他不想结婚的言论在父母面前不堪一击,父母催促他去找凌雪,他们轮番对他疲劳轰炸,让他带回凌雪和孩子,做一个负责的男人。他知道父母的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因为他们不用花钱就有了儿媳和孙子。

他不得已又一次厚着脸皮找凌雪,死乞白赖地请求她原谅,并说:“小雪,你也要为儿子想想,单亲家庭总是有遗憾的啊!只要你肯原谅我,我以后会对你和儿子好的!”

几天以后,张威的父母也找上门求亲了。他们到了镇上,打听凌雪的住处。凌雪上班去了,她现在的住处有九十平米,陈设布置清雅舒适。

张威的父母突然登门造访,令凌雪的母亲很意外。几个人尴尬地坐下,凌雪的母亲毫不客气地说:“当初这个孩子生下来我是打算送人的,可我女儿舍不得,我也就不再坚持了。为了抚养孩子,小雪一个人打三份工,每天没日没夜地工作,我们的生活才慢慢好了起来……如今孩子养大了点,你们就来认孙子,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威威一直瞒着我和他爸,我们也是现在才知道,我们是真心诚意地来认孙子的,既然娃都一岁了,他们的婚事也不能再耽误,总不能让娃没有爸爸,等他长大了知道自己是单亲,心里得有多难受啊!”张母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沓钱,递给凌母。

“这点钱还不够买奶粉呢!”凌母不屑地说,都懒得伸手去接。

“这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嘛!”张母赔着笑脸。

离开凌雪家,张母对张父说:“咱家威威长得帅,不花力气就找了个镇上条件好的姑娘,你看她家房子装修得老好了,肯定花了不少钱!”

“你别高兴得太早,人家未必肯和我们结亲!”

“我看小雪那孩子挺懂事的,说不动老的,咱们去说动小的不就成了?”张母胸有成竹地说。

“你什么时候见过小雪?”

“威威手机里有,小雪长得老漂亮了,他俩还有好多合照呢!”

面对张威的父母和幼小的孩子,凌雪思来想去,终于低下了美丽的头,答应了和张威的婚事。

凌雪的母亲坚决反对这桩婚事,她一个劲地劝告女儿:“这一家子就没一个好人,他们就是想娶不花钱的儿媳妇,这一年来他们对你和孩子不闻不问,难道你忘了张威带给你的伤害了吗?”

“可张威的确是儿子的爸爸呀!没错,他是伤害过我,可孩子一天天长大了,我不能不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啊!”凌雪叹了口气说。

“以前我让你把孩子送给王姐你不肯,你要是把孩子送走,找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哪一个不比张威强?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会过日子的人!以前你不听我的,现在你还不听我的,随你去吧,今后你的事情我再也不管啦!”

凌雪不得不承认,在她的内心深处,始终没有放下那个负心人张威。他玩失踪后,她拨打了N次他的电话,给他发了N条信息,无数次的想念和无数次的怨怼,爱和恨原来就在一念之间。她生下儿子,不仅仅是舍不得骨肉亲情,还有对他的那一份浓浓的爱意……

张威如愿以偿地做了新郎,他和凌雪婚后又一同去了城市打工,因为他们要养家糊口,凌雪也期望着将来能在城里买一栋房子,一栋属于她和张威的房子。

和张威结婚没几天,凌雪就发现了他手机里十几条催款的信息,那些信息的内容很相似,诸如再不还款,银行便要以法律程序处理等等。

张威一回到租屋,凌雪就着急地询问他欠款的事。张威皱眉:“你翻我手机了?小雪,你能不能尊重我一下?”

“我是你老婆,你欠款这么大的事,我能不管吗?”

“有钱你就帮我一把,没钱你少管!”

“你到底欠银行多少钱?”凌雪追问。

“我已经够烦了,你还唠叨个没完!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张威撂下这句话就摔门而去。

他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乱晃,心情烦闷不已。早在他辞职离开工厂的时候,他的信用卡就逾期无力偿还,被银行拉入了黑名单,几年之内都不能再申请信用卡。紧接着花呗、借呗逾期,他将每种借贷平台都借了个遍,拆东墙补西墙,窟窿越捅越大,算起来欠债十几万,银行的催债电话此起彼伏,令他头疼不已。那些钱他用来买苹果手机和名牌服饰,还有几万块的名表,但大部分的钱他都用来追女人了。他的高中同学凭着一辆豪车就睡了长相甜美的妹子,他艳羡不已,买不起豪车就租车,也租精装修的房子,以此吸引妹子的眼球。这一招他百试百灵,他喜欢颜值高、身材好的妹子,他知道高素质的妹子是需要投资的,他在那些妹子的面前挥霍无度,妹子们也毫无悬念地上了他的床。不过他更喜欢新鲜感,他觉得长时间和同一个女人在一起是愚蠢而乏味的,但凌雪除外。

怎么抢救癫痫患者
南昌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正规
该如何预防癫痫疾病

友情链接:

心如刀搅网 | 贵阳商铺出售 | 盐城宣传片 | 淋巴结结核症状 | 杨宗伟歌曲 | 舌头下面有小疙瘩 | 拜仁慕尼黑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