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星际迷航第一季 >> 正文

【军警杯★小说】树上的生活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兄弟多了,就成了没有王的蜂。

而兄弟并非一母所生,而是几个叔伯小兄弟,年龄相仿,性格迥异。但玩起来的疯劲,无人可比。

“哎——,你过来,我们要去玩了。”

“哎——,你过来,我们到那边去玩。”

结果石头剪子布,才决定了到哪里去玩,玩什么问题。

那年月,链轨拖拉机盛行,犁了一地的大胡基,人们不接受这样的现代化,编了一个顺口溜:“拖拉机,犁地来,犁了一地的大胡基,队长气得发脾气,快把你妈的X开回去!”

小哥几个却不管什么胡基不胡基,搬起来能玩就行。垒起来,几个人比赛练靶子,个个练成了投掷能手,尤其是小三打鸟——百发百中;要么在地头沟边搬起巨大的土块向坡下滚去,隆隆的声音把放羊的人吓得够呛。

庄稼长了起来,树叶阔了起来我们便把杨树、楸树的叶子刮下来,编成帽子,拿上一根浑身被弄得光溜溜的树棍,学着电影上的当枪使,在田地里打起“游击战”来。邻居的大爷看到了,娘老子的大声叫骂,吓得我们哥几个躲得远远地,生怕被人抓住。直到预计那死老头子走远,家里人吃饭下地去了,才敢溜回家。卸掉门槛,从大门的下边爬进去,在院子里尽情地蹦跳,撵的鸡飞狗跳的。

又觉得没意思,便想方设法去报复那该死的老头子。他家的场院上有一棵大杏树,青青毛毛的杏子,叫人看着眼馋,可树下却拴着一条恶狗,怎么办?我便抬开灶房的门,在馍盆里抓了个馒头出来,大家觉得这事有门。走到大爷家的园外,我是先爬上一棵高树,把馒头掰碎一点一点的扔给那家伙,他们从后边绕过去。待狗够不着馒头,禁不住诱惑,挣断了铁链,一声不吭的跑到这边的时候,他们便溜上树,把杏子一把一把的摘下来揣在怀里,走掉了。我手里的馒头完了,那狗发现是个生人,便大叫起来,朝树根下扑着。他们才回过神来想起了我,幸好没走多远,赶紧扔几个石子过来,狗便跑过去撵他们。我哆哆嗦嗦地抱着树身,溜了下来,胸子蹭破了皮也忘记了疼,脚一贴地顿时心里踏实了许多,撒腿就往回跑。待我们聚在一块,嚼着青涩酸溜的杏子,个个有说不出的喜悦,把刚才的一切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夏天是鸟雀繁殖的旺季,也是我们玩耍的好时机。做弹弓打麻雀,个顶个的都能练成神射手。无论它们落在岩上,还是栖息在电线上,还是躲在茂密的树叶间,只要瞅准时机,一手持弓架,一手扯皮条,“啪——”的一声响,麻雀便中弹从树上跌下来,很快成了馋猫的美味。要么,便在正午时刻,比赛一把爬树,爬到桐树最细的枝杈上去,爬到楸树的最高处,相互叫喊着,把天公都能吵醒。最绝的是爬到公路边上的杨树上去,抓着树身一晃,在上边比赛“走路”,矫捷的像猿猴一样。

岁叔是个娃娃头,经常放学从我家的场上经过,和我们兄弟几个玩摔跤,我们一个个来,整不动他,索性一起上,他便被摔倒了。他爬起来一挥手,我们吓得跑开了,他并不撵,掸一掸身上的土,笑着回去了。

有一天,从学校回来,告诉我们:“你们后半年要念书的,有一个老师很好玩,走路像个婆娘,爱扭屁股,我给你们教个顺口溜,一会五队吃饭,过你门口,你们就喊。敢不敢?”

我们异口同声地说:“敢!”

“天天用,天天有,天天扭,一扭两扭,家家屋里都有!”于是我们喊起来,轮番喊起来,越喊声越大。

那队先生走过去,一听不对劲,便有一人刚回过头来一看,我们便很快躲到柴垛后边,待他转过身,我们又喊起来,太过瘾了。

于是,我们见不得村里的赤脚医生,谁让他老给人吃什么糖丸、打什么针,没什么病的。怎么办?喊他的名字,也套上那“顺口溜”,待他经过家门口的时候。他气得撵过来,我们却窜上了柿子树,立在高处给他身上撒尿。他气得无法,骂骂咧咧地转身走了。

我们高兴,又怕别的孩子偷我们的柿子。于是馊主意出来了,每人给树杈上拉些屎,没有的也要挣着拉,用以防贼。

九月开学了,我们去学校报到,顿时吓傻了眼,原来那老师是校长。好在他那一天没有看清我们的面目,否则就惨了,校长多厉害。

“树上的生活”彻底结束了,从此我们在地面上长大,成了人高马大的小伙子。

土公路变成了砂石路,砂石路又变成了柏油路,日子一天天过去,那一排排高大笔挺的白杨树不见了,多可惜……

癫痫中医能治疗吗
哪里治疗成人癫痫好
癫痫治疗偏方靠谱吗

友情链接:

心如刀搅网 | 贵阳商铺出售 | 盐城宣传片 | 淋巴结结核症状 | 杨宗伟歌曲 | 舌头下面有小疙瘩 | 拜仁慕尼黑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