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延庆新楼盘 >> 正文

【海蓝·小说】游龙惊凤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天渐渐黑了下来,山村的夜风吹散了盛夏的热浪。蓝桥镇田坝村就像是一口巨大的铁锅坐落罗马县西部边陲地带。四面高山如巨大的猛兽,张开血盆大嘴,欲将整个村庄和所有的玄幻故事一口吞噬。

沿着河堤往下走,踩着掉落的黄竹叶,沙沙沙,闻得人心里发毛。苏曼婷拎着一颗悬乎乎的心走向村长的家里,她一手抓手电筒一手提着一瓶爹爹准备好了的一种壮腰健肾药酒。因为自己家里的农用补贴不到位,弟弟要上大学,没钱是家庭面临的巨大压力。所以这次村长的要求下一定要单身去赴约,尽管这个王彪村长是村里出了名的色狼,据说离异后的他一天晚上要玩两个女人,有一次把两个寡妇搞得起不了床,把其中一个搞得大出血,而险些丢掉了村官的乌纱帽,幸好他家底殷实加圆滑做人才保住。

王彪村长的屋子相对比较豪华,钢筋楼二层房,依山傍水而居。据说他这么别出心裁的设计完全是为了提防那些来自己家的女孩子逃脱,后面山上是浓密的树林,随时有野兽出没,前面的河堤高而且水流喘急怪石嶙峋,稍不留意就会浑身碎骨。他刚刚吃过晚饭喝过劲酒,叼起牙签懒洋洋地翘起二郎腿,打开村里仅有的一部液晶电视看完新闻联播,这是上头安排下来的要了解国情民情,接着看岛国成人电影,随便学习一下那花样繁多的技巧。他把手放在裤裆里面去拨弄起飞机来了……

楼下院子里,一阵狗吠响起。

“笃笃笃!”苏曼婷到了他楼底下敲响了外院铁门,很有礼貌的敲门,叫道:“请问王村长在家吗?”

闻声,王彪的三角眼猛地一闪,稀薄的眉毛弹跳起来,心里暗自高兴:“妹子咧,你终于来了,老子等这天等了十九年了。”他丢掉牙签,哧溜溜地咽了口口水,快速下楼。敢情是十九年前他曾经想非礼苏曼婷的娘不料被她娘一脚踢来碎了个蛋蛋。所以这一蛋之仇肯定要报复,今天终于等来了!

他先喝住黄狗栓起来,然后迅速开了门,嬉皮笑脸地欢迎:“婷妹子,你来了,请进!”

“哦,王村长,那么晚了,我就不进去了!”苏曼婷看他光着膀子,精瘦的身体让人相当的恶心,别说是进去就是多看一眼也会长眼疮。王彪的名字挺伟岸,身材却不是高大。

“我爹叫我来你这里拿补贴,白天正好你不在家。”

“那是必须的,是你的就是你的,钱是准备好了,在二楼,你进来拿就是。”王彪口若悬河地说得天花乱坠,“我对大家都是公平的,谁也不含糊,特别是你们家庭比较辛苦的,我还特意要你自己来拿才放心,今天恰好我的小孩都不在家,你大可以放心进来,再说外面蚊子也多……”其实他老婆是故意让他安排去回娘家的。

“哎呦,我的姥姥呀。”苏曼婷冷不防被这话给下了一跳,一个出了名的老淫棍,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叫自己一个少女进去,不是等于送羊入虎口?

“别犹豫呀,钱就走二楼的桌上,信封装好了的。”王彪又是一句居心不良的话滑出口来。他的三角眼却流露出贪婪的光芒,好像是发现了小红帽的狼外婆。

顿了一顿,苏曼婷望望四周静悄悄的山村,想起了自己是志在必得,使劲捏捏大拇指忖想:“怕什么?火来水淹,兵来将挡!”关掉手电筒后点头进去了。

王彪立刻关好院子门将大黄狗放了出来,然后带着苏曼婷上了二楼的客厅,赫然可以见到桌上一个牛皮纸信封。他笑呵呵地说:“看到了吗?那就是你家的钱。”

“谢谢王村长。”苏曼婷站在走廊上不肯进去,等着他把钱拿出来。

“自己进来拿。”

苏曼婷刚刚进去,王彪就把门给反锁了,露出了狰狞面目,一把就抓住她的藕段子般的胳膊往沙发上一推。别看他长得瘦骨嶙峋的样子,可在喝过劲酒的他对方女人的时候却发挥到了无穷的威力。

“扑通,咔哒!”先一声是自己倒在沙发上的声响,后一声是电筒与那瓶酒的碰撞声。

“你要做什么?王村长……”苏曼婷没想到他来硬的,冷不防用脚乱蹬。如果他用智商的话,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王彪精瘦的脸上露出猥琐的淫笑:“嘿嘿,老子要报一蛋之仇,你妈妈欠我的,要你今天连本带利还给我!”

说罢,他的一双手就开始扯苏曼婷的衣服,把她的高领T恤领口扯开,一只手迅速往里面伸!里面可是一对结实傲挺双峰,当他的手碰到雪白的V字形沟壑的地方时。苏曼婷尖叫起来“别——”

“救命呀——”苏曼婷死死捂住胸口大叫,蜷缩着身子不让对方攻袭。

一式失传已久的少林龙爪手派不上用场,王彪索性就把裤子一脱,冷笑道:“不用叫了,我的房间隔音效果好,而且我的房子周围根本不会有人的。”

慌乱中,望见王彪下身肮脏无比的家伙冷不防把苏曼婷吓一跳!马上转头闭眼,非礼勿视的原则看电视方向,谁知道电视上也是岛国录像上的乱伦场面比这不堪一幕过犹不及!索性就闭上眼睛恳求:“求求你了,王村长,大叔……大叔……”这时候她开始语无伦次起来了。

她告诉自己,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让老头子给糟蹋了。

“知道求我了吧,告诉你,别说是叫大叔,叫爷爷都没有用了!嘿嘿……”王彪又是一阵奸笑。“老子要让你尝尝单蛋老枪的厉害!”他继续捉住苏曼婷的双手,脱下她的牛仔裤……

他的力气够大,听到“卜喇”的裂帛声,光景是衣服扯破有口子,不一会儿,她就把对扒得只剩三点了。

娘咧!那可真是正点!白炽灯下,雪白的大腿,青春的身体,玉石雕刻的美人儿透着炫目的光芒。

苏曼婷心里急,要是不依,那就要到手的款子就要飞了,要是依他,自己清清白白的身子?

“呼呼呼……”王彪看着这人间罕见的极品,口水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冷不防用舌头勾住摇摇欲坠的一丝口水,“想不到这老娘的女儿这么正点!”

他一扑上去,扯下对方仅剩的遮身之物,欲来个霸王硬上弓。

就在这关键时刻,苏曼婷想到他只有一只蛋蛋,肯定那个欲望不是太厉害的,她急中生智,想到了那瓶酒。“对,有酒!”

紧要关头时刻,顾不得少女的羞怯,她马上松开两手,任由一对雪白的大白兔条了出来,猛地抓住手电筒朝王彪下身的肮脏之物一顶。

“哎呦!”王彪光顾着看大白兔,忘了下面被对方的一个手电筒顶得浑身抽痛。旋即,他捂住那条大虫,咧嘴大叫“哎呦,哎呦……”约莫是刚才冲撞用力过度。

苏曼婷发现他不再来蛮劲,便快速起来穿衣,假惺惺地问:“王村长,你怎么了?”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幸灾乐祸地笑,刚才还是张牙舞爪,现在被手电筒捅一下就糟了吧!

王彪捂着那家伙一脸沮丧地说:“完了,完了!要成太监了……”

苏曼婷需要的就是这个结果,“谁叫你想非礼我的?”

谁知道王彪用手揉揉那个地方,本来不是很威猛的,现在竟然被他捂热后非常的有效,竟然挺起头,兴致一到,他马上起身反扑过来,把苏曼婷压在身下……

一样的套路,苏曼婷毫无反手之力了,她气急败坏的叫:“畜生!畜生!”

挣扎无效,大喊无门,她可急坏了!

呼呼呼……

屋里充斥着他的喘息声,犹如暴风骤雨马上就要来临。

就在王彪要扒开她笔直修长的大腿时,她喝道:“慢!”须臾,擂起粉拳护住那个致命的地方。

闻声,王彪紧急刹车:“怎么了?”

“我决定不反抗了。”

“对了,这样你会觉得舒服一些,而且会感觉相当刺激欢愉的美妙,再说我会给你多些钱。”

“村长,你想做那事更爽一些吗?”苏曼婷故意试探他。

“那是当然,谁不想做那事更威猛,只要是男人就有兴趣。”王彪边说边把她的身体摆正姿势。

苏曼婷拿起沙发上的酒瓶子,说:“这种酒是俺爹的祖传秘制的壮阳酒,保证让你爽一把!”

这酒是她爹祖传不外露的秘制壮阳酒,据说是用三十种药材加四种动物的命根子埋藏在地下十年泡成的酒。她本来是给村长喝的,想不到刚才的鲁莽差点就要失身了。

“哦,还有这事?”王彪半信半疑地接过酒瓶子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出什么名堂。当他转移视线看到沙发上的苏曼婷都不急着穿衣服了,心里也就有了底,信她一回。

于是,他揭开盖子,仰头就咕噜咕噜喝完了。那股甘冽醇厚的酒味带着浓浓的药味弥散肺腑之中,“啊!真是好酒!”禁不住翻转酒瓶子看看还有没有?

好酒,立刻发挥作用,让他浑身燥热,血脉喷张,激动异常而双眼喷出骇人的怒火!

他再次挺起高傲的旗杆一跃而上!

突然!

汪汪汪,犬吠声大作。

砰!

一声敲门声,在楼下响起。接着,灯忽然就灭了,屋里一片漆黑!

苏曼婷心里大喜:机会来了!

她马上摸到衣服,三下五除二就穿好了,然后眨巴眼睛适应环境,乘着窗户外投射来的朦胧灰白光线,小心翼翼地找到桌上的牛皮纸信封,摸到手电筒悄悄地出了门。这个时候,王彪也因喝酒过多,酒力发作而醉倒在沙发上……

出了门可是天大地宽了,她长长地嘘了口气,用手轻轻拍拍胸部!“吓死我了!吓死了……”

院子里多了一条人影,在把黄狗赶走,苏曼婷用手电筒一照,他立刻躲在围墙外!

下楼迅速追去,看看这个貌似熟悉的背影,是谁?

到了楼下,这个人才出现,苏曼婷大喜:“是你,唐老师?”

“嗯,是我,你等我会儿,我去把他家的灯光给打开。”唐晓东走进去打开总闸。

“你怎么来这里了?”苏曼婷忍不住要问。

唐晓东想了想,编了个理由:“我是路过这里,想跟村长商量件事情的。”他走在前面,看到苏曼婷衣衫不整,心里一种莫名的难过即跃心头,然后定了下神,才慢慢地说:“夜晚最好在农村不要一个人出来,很危险的。”他很喜欢这个女孩子,却因为身份,不敢表达。

苏曼婷认识他,唐晓东是来山村支教的老师,为人不错,是个公认的热情小伙子。今晚他早就在村长屋后的山上一棵杨梅树上坐着,他在盯着村长屋里的一举一动,因为他了解到今晚会有人来这里的。殊不知道来的是苏曼婷,而不是村支书。

“谢谢唐老师。”苏曼婷与他不是一个方向,她要回家了。“我跟你分路了,我要回去了。”

“不用我送你吗?”唐晓东问。

“不用。”

“那你打开信封来看看,里面多少钱?”

“哦!”

月亮升起来,山村轮廓渐现,清风吹来了蛙鸣虫啾,令人十分的惬意舒畅。

苏曼婷一打开信封,“呃?”顿时要晕过去了,却见里面居然不是人民币,是一张叠起来的报纸,莫怪他要放在桌上?

一时间,苏曼婷乱了,怎么办?回去再要?

唐晓东呵呵笑道:“果然是意料之中,曼婷,你信我吗?”

看他为人师表的样子,刚才都救了自己免遭非礼,从小到大这个唐晓东是自己最为欣赏的人,她当然是信了。

她点点头:“信!”

唐晓东郑重地说:“那么你回去再要,等村长醒了,你就成功了。”

“晕!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苏曼婷十分诧异地问:“我千辛万苦地逃出来,居然要我再回去冒险?”

“要不然你一分钱要不到,信么?”唐晓东煞有介事地说。

苏曼婷破嘴:“不信。”

“他是土皇帝,你信吗?”唐晓东说得有头有脸。

“嗯……”她默认了。她信直觉,既然唐晓东能在关键时刻救自己,肯定能让自己拿到钱来回家,于是她又再次大着胆子回到了王彪的楼上。

待唐晓东走后,苏曼婷找来一件衣服遮住不堪入目的王彪身上。谁知这么一动,她却醒了过来,他因为喝了两种酒而兽性大发,不问什么就扑了上来。

再次陷入僵局,苏曼婷相当着急,慌忙叫道:“慢着!慢着!”

王彪这会学聪明了,再也不信她的玩意了。舞动钢筋一般硬梆梆的手指控制着苏曼婷的手脚,然后用膝盖把她给按住,打沙发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三个兵乓球,嘿嘿冷笑道:“当年我就是这个玩意搞定那些女人的,今天让你个妹片子试试这玩意儿!”看来,他从电视上是活学活用,照本宣科。

一看到那乒乓球,苏曼婷吓得脚底冒冷汗,一颗心骤然变冷!简直是变态!

面对这个暴力虐待狂,苏曼婷恨得咬牙切齿:“必须把他征服,要把钱拿到手!”当她的眼睛转向电视机时,马上想到两个办法,叫道:“等等,把电视打开,比较有情调一些!”

浑身燥热的王彪最喜欢是模仿电视上的动作,听到这话觉得蛮有道理的,于是松开手,打开了电视机,播放的仍然是那节目。

苏曼婷觉得用智慧来对付他,淡淡地问道:“王村长,不要紧张,反正是你的人了,你不妨告诉我,钱在什么地方呢?”

“废话!”王彪不信她的话,来个老鹰捉小鸡再次扑来,这次的力气俨然比上次大多了。

苏曼婷觉得十分被动,因为对付还要强吻,面对那肮脏的身体与舌头,这样接受还不如去死!

她用尽吃奶的力气挣扎,用脚乱蹬,把茶几上的茶具,纸巾,茶叶,报纸踢得到处都是。

“啪!”王彪一个耳光扫过来。“娘希匹,耍老子?”

我得了癫痫该怎么办
长期性癫病如何治
癫痫病产生的原因

友情链接:

心如刀搅网 | 贵阳商铺出售 | 盐城宣传片 | 淋巴结结核症状 | 杨宗伟歌曲 | 舌头下面有小疙瘩 | 拜仁慕尼黑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