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英雄联盟白银级位 >> 正文

【八一】站台飘雪(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个站台,好多年不曾来过了,今天,也是方便好友慧慧不再开车远送我,执意在这里附近下来。不经意间,又走到这个站台上,等车。站台依旧,有几个大人在等车,一群半大的学生手提行李箱,还不忘低着头,拨动手机。许多记忆,一下子因为站在这个站台上而复苏。

阳光很好,依旧是这几棵梧桐树,多年之前没有这么浓密的叶子,时过境迁,它们如今生长的高大繁茂,密密得不让阳光透进来。想起那时候,这个站台的上方,一所大楼一个办公室的窗前,一位男孩透着玻璃窗,窥视女孩站台上傻傻等车的模样。那时候的梧桐树枝叶没有这样厚实,挡不住他一双深邃眼睛向街上探视。他看见女孩子长长的秀发,白白的皮肤,会说话的眼睛透着灵气和微微翘起的鼻尖,禁不住微微一笑。因为他对她太熟悉了!两个人高中同学三年,她的一颦一笑都曾经给他留下很深印象。毕业以后他考上财经学院,她却名落孙山。只是,他们一直没有中断联络,他们之间一封封书信,他都珍藏着,总会在想念的时候,拿出来一读再读。

那个女孩子就是我,连依然。这个男孩是我曾经深爱过的林彤。遗憾的是我们并没有走到一起。所以,时隔多年,再次站在这个站台上时,我禁不住抬头看看浓密的树荫。如今,那双眼睛还在不在?还好,树荫太浓密了,无论他在与不在,已经无法穿透这些浓密叶子把目光投射我身上。这样就好,分手以后,我不希望此生再见到他,希望他也不要再次窥视我的容颜和生活。不要对我说做不了恋人还可以做朋友这些无聊话,有些人可以,有些人绝对不可以,我不会为此而和他保持所谓的“友谊”,友谊就是友谊,跨越了,升级了,就永远回不去了!

我和林彤高中三年,当时的他比较瘦高,眉毛浓浓,眼睛大大的,经常带着笑,属于德智体全面发展一类很有女孩子缘分的帅气男孩,班里据说有位小女生偷偷为他编织手套,在他面前说话也是柔声细语的,当然,这只是听说,我没有时间和心情去考究。

我和他不同,我比较专注于读书,读课外书,读世界名著,读言情小说。实际上我把劲儿使反了。高中三年,最重要要学会抓分数应付高考的,我却在读闲书。林彤那时是我们班的班长,他有一次看见我读艾米丽.勃朗特的《呼啸山庄》,翻几页,笑着问我:“能看懂吗?”

我微笑:“这有什么看不懂的?”心中想:你也太小看我的智商!以为我只是琼瑶大师的崇拜者?喜欢看那些甜得发腻的爱情?

林彤看到我的笑容怔一下:“你笑起来很美!”说完这句话,他脸颊有些泛红,右脸上竟然还有一个酒窝儿,这是我原来不曾注意到的。

我当时并没有想太多,镜子里不止一次看见过自己笑容,自认为还不算丑,细细的眉毛,灵动的眼神,应该说林彤那一刻对我动了心,随后每一次轮到我值日,他总有理由留下来帮我。这样,我们就有许多机会天南地北神聊。渐渐地,我也把他当做蓝颜知己。

高二那年,十七岁生日,林彤给我一个意外惊喜。

我是一朵生在夏天的花。时至暑假,林彤仿佛从天而降我家大门外。最起码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我有点惊喜,这是此生第一位异性朋友给我过生日,何况他那么帅气,何况那么大热的天,诚心诚意跑到家里来!他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是一把带着玉坠儿的折扇,檀香木的,拿出这件礼物的时候,这把折扇的香气一下子弥散整个小屋,这情景,令我一生难忘。因为,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件男孩子送的礼物。不过那时,我并没有向歪处想,只道这是同学之间纯洁的友谊。因为,他也从不表白。我心想:不表白的爱情不算数。再说,马上进入高三,我们将面临紧张的高考。

一个大量阅读课外书的女孩子,可想而知庄严的高考面前怎样完全被颠覆。那一年我名落孙山,林彤被山东一家财经学院录取。父亲想让我复读一年再考,或者花些钱读一所二流三流大学或者大专。我那时非常厌烦校园生活,一心想就业。给父亲最好的理由:“高尔基您老人家知道吧?他老人家没上过大学,照样写出《我的大学》这本书,社会才是一所真正的大学!”我振振有辞,执意不再复读。

直到找工作时才认识到现实:一个人必须有个诸如文凭的标签贴在身上,否则,好多单位不接纳你。我没有大学文凭,进不了事业单位,坐不了办公室,只好在一家国企就职。不过,这些对我而言不算什么,比较爱自由的个性,真让我坐办公室受不了那种约束和办公室诸多潜规则。

林彤读大学四年,我们时时保持联络。有电话他并不打,他说喜欢我给他写信,喜欢反复读那些他眼中还算清新别致的文字。每礼拜一封,每一次期盼我的信他的心中会有种希望:“这女孩这封信会聊些什么呢?”其实,我一直都是胡侃神聊。可能读那些名著发挥效应,胡侃神聊中带些有质量的东西,读起来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我只是所到之处尽情发挥,当时聊些什么已经记不得了,林彤一直保留着那些信件。只记得每次他来信中总叮嘱我照顾好自己和多读书。读他的信件,语言质朴,蛮亲切的。既然他喜欢读信,写信对我而言只当练笔。

那年我二十二岁,林彤大我一岁。真正的爱情开始于某个礼拜一的中午。这个站台上,我等公交。已上班三年,工资微薄能买一辆车上一只车胎,所以,几乎每天我都站在站台上等公交。林彤忽然出现我面前,如十七岁生日那天从天而降。他比四年前壮实许多,也许,山东离海近些,他的皮肤黝黑许多,眼神透着青春光芒。

“你怎么在这儿出没呢?不是还在山东吗?”忽然面前现出一个林彤,我当然惊喜,连连发问。

“我想看看突然出现你面前时你的表情!”林彤看我惊奇的样子微笑着说。他自始至终就是这样,即使心中很欣喜,外表也绝对不表现狂热,这也许就是所谓少年老成。这一点,我似乎永远学不会,我高兴时要开怀大笑,伤心时要泪流满面。

“你是不是刚下班?下午有事儿吗?”他问。

“嗯!刚下班,下午也没什么事情。”我如实回答。

 “那,走,咱们去吃饭!”说罢,不容分说拉着我的手。向天保证,这是第一次,一个男孩大街上拉我的手,虽说我们很早就认识,也通三年多信件,那都是胡侃神聊,雾里看花,没有实质性的东西。他一旦拉我手,感觉不自然起来:“嗨嗨!”我叫:“林同志!林同志!”我一急“同志”给喊出口:“你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吗?”

“小样儿!还男女授受不亲呢!”他微笑直视我,囧得我脸色绯红。

“咱们去吃饭,有些话说给你听。”林彤看见我脸色绯红,也变得柔和。我感到两个人之间气氛异样起来。于是,不再那么多废话,比较顺从跟着他走。

不知道哪封信中吐露过喜欢喝粥,他带着我打车到“天天粥棚”,这里的粥品种好多!皮蛋瘦肉粥,银耳莲子粥,红枣糯米粥,山药百合粥……

林彤点我爱吃的炒平菇和京酱肉丝,他自己要一碗皮蛋瘦肉粥,给我要一碗山药百合粥。粥棚的红色卡座温馨不失热烈,他所布置的一切很自然而又精心,让人感觉舒适而不觉拘谨,进餐很愉快。

饭后,倒上茶水,林彤才告诉我这段时间为什么少许多信件,他一直为工作奔波。这不,最近才安排到一家事业单位,打算告诉我时,从办公室窗户里看到我在等车,末了,加上一句:真是缘分!

对我而言,上面那些话都不是实质性的,后来的话对我比较有震撼力:“依然,外面上学这几年,是你的那些信件打发我寂寥的课余时光。每每读着那些文字仿佛看见你或严肃或俏皮的模样,就有种回来刮你鼻子的冲动!你知道吗?你这丫头已经走进我心里许久许久!”

林彤说这些话时专注我的眼睛。看的我心脏噗噗腾腾地!实际情况是我属于关键时刻掉链子的那一类人,说没有憧憬过这个场面是假的,一旦这一天真的来临,平时挺能言善辩的我有些结结巴巴,不知所措,心中无比忐忑地想: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吗?

也许,这就算表白!接下来的日子我似乎尝到初恋的滋味,那滋味就是如影随形。恋爱原来是这样的,总有一个人住在你的心中,你牵挂他,关心他。我不得不说:林彤住进我心中。他让我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变得知道什么是牵肠挂肚,知道什么是女性温柔。当然,我也享受着林彤带给我的幸福时光。下班时候,林彤总要接我出去看场电影,逛逛书店,礼拜天去郊外踏青。这个世界上,有个人关心着一下子变得绚丽多姿。因为爱着一个人,我也感觉整个人灵泛起来。不得不说爱情力量巨大的!

令我最难忘是那一次香山之行,秋天,香山红叶漫天。一个礼拜天,林彤带着我走进香山佛家寺院,这里香火旺盛,听说观音大士塔祈祷很灵。于是,我走到塔前,双手合十,默默祈祷。我的心愿:愿林彤一生平安,幸福,健康!睁开眼睛,他正注视我。想到刚才自己祈祷的内容,我的脸感到发烫。

逛完整个寺院,我们向后面的枫叶林走去,也许,能够装扮深秋的就是红色枫叶。天空晴朗,这片枫叶林尤其显得异常明艳,蓝天下,它似一团火燃烧。我拿手机拍下这美丽镜头,变成此生最美丽记忆。

林彤总习惯牵着我的手,我渐渐习惯这种牵手。我的手放在他的手中,他的手掌厚实而有力量,感到很安全。

“依然!”林彤轻声说话。

“嗯!在!”我答。

“刚才许的什么愿?注视你好久,你双手合十那么美丽真诚,我都被你感动了,我想菩萨定会保佑实现你的愿望!”林彤说得很认真。

“是吗?我想你会懂这个愿望,一定灵验的!你呢?你刚才许的什么?”我没明白告诉他我许的愿,反问他的心愿。

“我的心愿是……”林彤迟疑一下。

“你闭上眼,我告诉你!”他笑着说。

“闭上眼?用不用转过身?故弄玄虚!”我笑。

“快!闭上眼!”林彤脸上带笑,语气中含着命令。

“好吧!但愿我睁开眼这个世界天翻地覆大变化!”我开着玩笑,闭上眼睛。

我把眼睛闭上的一瞬间,感到整个身体被林彤拥在怀中,同时一股温热压过我的双唇,伴着林彤热烈表白:“依然!我爱你!我爱你,你知道吗?”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笔墨描述此时此刻的心情,只感到心脏狂跳不止!本能睁开眼睛,林彤正深情拥吻着我,刚想挣脱他,却被他拥的更紧:“别挣扎!我爱你!”……我已被林彤的炙热融化于这片燃烧的枫叶林中,哪里还想过挣脱?爱情,就是这般令人眼花缭乱,初吻的感觉,那般刻骨铭心……

接下来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日子,我有好多憧憬,憧憬我和林彤一生一世的幸福!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已到冬天。林彤已经好几天没来接我下班。前几天他说要去外地出差,想必还没回来。下班时候,我看见天空开始飘雪花。有时候不得不这样讲:爱情如酒喝了会醉,会上瘾。从前没有林彤来接,我习惯一个人走路的自由,半年来林彤接我下班已经成为新的习惯,猛然他不在身边,感到空前孤单和落寞。

雪花越飘越大,我吹着面前那些跳着舞的雪花向站台走去。这时闺蜜若言打过来电话:“依然,下午去拍雪景吧!别告诉我你要和林彤一起。一帮重色轻友的家伙!我现在“痛恨”所有恋爱的人,把我的闺蜜一个个带走,留下孤单给我!哼哼!”若言嘻嘻哈哈开着玩笑。

“才下几片雪啊!就计划拍雪景吗?你也太性急吧!”好喜欢臭美的若言,我想。

“老天爷已经通知我了,今天必下大!哈哈!”她那边好开心,感染的我也开心起来。下雪了,银装素裹,世界空灵!

“还老天爷通知你了,你当自己是王母娘娘啊!哈哈!好吧!下午两点半!要是下大的话。”

挂掉电话继续向前走,马上到站台了。我看见一个熟悉背影,他穿着黑色大衣,庄严,伟岸。这不是林彤吗?他总是给我惊喜!我快步走过去,他一直若有所思的踱步,没有抬头看见我已经到他身边。

“嗨!”我拍他一下肩膀,他这才如梦初醒似看着我。

“依然,你下班了吗?”林彤一脸严肃,这让我感到要发生些事情。

“林彤!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关心问他。

“嗯!昨天晚上!很累,也没给你打电话!这么冷的天,不去喝粥了,我们去吃火锅吧!”林彤说完扭身向西走,我感到少一道程序。哦!是的,牵手!他今天似乎忘记拉着我走。我默默看看自己纤细手指,没说什么,跟着他一路向西。大约有五百米,路北那里有家火锅店,羊肉很地道。

今天,林彤话很少,我从他眼神中读出一种少见的忧郁。他这是怎么了?我心中有些忐忑,但,又不能没心没肺的问。默默吃着火锅,一道菜一道菜慢慢吃。我决定等这顿饭吃完就问问他发生什么事情?我不希望他的眼神充满忧郁,有什么要说出来我们共同面对。

“依然,天有些冷,我们喝点酒暖和暖和!”吃几道菜,林彤提议。这倒是很少见的,他一般很少让我喝酒,总说:女人全靠养的,白酒太烈性,刺激性太大,不适合女性,喝点红酒还可以。今天,他没提红酒的事儿,直接要一瓶52度的白酒。为我斟满一杯,自己就连喝三杯,他这个动作让我无法安静下去:“林彤!你今天怎么啦?你在喝闷酒,很反常啊!有什么事情告诉我,我也可以给你想想办法!不是有句话: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吗?”我尽量把语气表现轻松,想知道他内心受了什么委屈。

郑州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常见的癫痫的诊断方法
患有癫痫病为什么不能开车

友情链接:

心如刀搅网 | 贵阳商铺出售 | 盐城宣传片 | 淋巴结结核症状 | 杨宗伟歌曲 | 舌头下面有小疙瘩 | 拜仁慕尼黑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