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诸神之战美杜莎 >> 正文

【江山同题】遗忘_11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又要过年了。

街上的人一天比一天多,有的地方别说开车,就是走路都有点困难。单位上的人却是一天比一天少,领导见了也没说什么,毕竟要过年了嘛。

琳却还是和往常一样上班下班。有人说她工作责任心强,其实不是,至少不全是。她觉得有点奇怪,街上的人忙什么呢?同事们又忙什么呢?置办年货啊,可是,什么是年货?她甚至有些困惑。

她上网去看。自从去网上买东西后,她现在上街少多了。各在购物网站都在醒目位置写着“年货”点进去看,却是什么都有,吃的用的,小的手机贴膜,大的家电乃至汽车——这些都是年货,她更糊涂了,好像没有什么东西不是年货啊,既然这样,为什么要称为“年货”呢?

过年了要穿新衣服啊,给女儿的新衣服早就在网上买好了,自己和爱人这次也买了。那么还有什么呢?吃的东西?有什么吃的东西平时买不到吃不到呢?而且就是过年也都有超市开门,有几次年三十到附近的超市去还是人满为患,正月初一超市里也能很方便地买到食品乃至菜蔬。

打扫卫生?对的,小时候过年的记忆中,这是少不了的,河边最热闹的,衣服被子不用说,桌子凳子什么的全要搬到河边去洗,家里更要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琳结婚前在家里也帮着干,结婚后开始几年也是在婆家过,三人自己过的第一年,年三十她都还在打扫卫生,累坏了,有几年还好好地生病了,这过年生病确实很麻烦,诊所全都不开门,医院里也只有值班医生。这几年就没那么起劲地打扫了,今年天气又不好,更懒得打扫了,过了年天气好再来打扫不也一样嘛。

买对联贴对联啊,没见街上好多卖对联福字的小摊嘛。她不由得想起原来这摊子上还有许多年画的,现在难得见到了。买年画贴年画给小时候的琳带来很多乐趣,她最喜欢山水画,其他花花绿绿地也喜欢,贴上年画感觉有种喜庆兴奋的劲,过年时到别人家去最喜欢凑到那种有剧情的年画前去看故事。

刚参加工作时单位里还发年画,记得有张是个特可爱的孩子,把同事们都逗乐了,却听到有同事说他从来不贴什么年画,只贴下对联就是,琳觉得这人真奇怪,简直有点不可思议。刚结婚那几年在婆婆家过年,老房子的木头板壁上也还是会贴上几张年画,可等她在城里买房子自己单过后,看着雪白的墙壁也很自然地不想贴什么年画了,连挂历都感觉不知挂哪儿了,只在大门两边贴了副对联,还贴了福字,在阳台长廊上挂上了大约灯笼。可是第二年就只贴了对联,后面老公甚至连对联都懒得贴了。每次过年后对联都容易被风什么的吹掉或者胶带本身粘性不行脱落下来,有一年直到第二年对联还平平整整地在门两边呆着,他们就真的没有换对联呢。

琳和丈夫一样,都是不喜欢繁琐礼节的人,对习俗也常不以为然,嫌麻烦,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不弄也没什么呀。

但有一样礼节还是不能少的,就是给父母送节。

可今年遇到了小麻烦。

前几年父母就住回老家去了,她每次都是借单位车子去给父母送年节的。今年却不好办了,现在从上到下都在抓作风整治,虽然这类活动搞过多次,但这次与以往都不同,就说这公车私用吧,以前报纸文件上也说过多次,但没有谁当真过,这次却不同,像是动真格了,大家都不敢了。

她想到父母这几天虽然住回老家了,但过年都到城里来,和哥哥一家一块过年的,有时小年她也会带上爱人孩子一块过去,干脆就送到哥哥家去吧。

“爸爸,今年过年还是到城里来过吧?”

“呵呵,今年我和你妈商量了一下,决定不去城里过年了,小年时你们都过来聚聚,大年三十你们就各过各的。”

“哦,那小年时我们就不过去了,就去送下年。”

“那你哪天过来呢?”

“我还没想好呢,今年公车不能用了。你看到报纸电视都在说八项规定,说抓干部作风的事吧”

“那你搭车来嘛。”听到父亲这句,琳一时语塞,停顿片刻,说了句,“好,我再想想,哪天去再打电话给您。”就挂了电话。

父亲这句话让她想起很多年前的一幕。

那时父亲还没退休,在单位里担任领导职务,有公车,父亲除了上班和公事之外,很少用,但偶尔也会用于家事,那时的琳很觉得这都不应该,一次要她和家人一块坐车到某地去时,她竟然拒绝了,说要自己搭客车去,父亲的脸都被气红了。

那时的琳,听到有人说去私人家吃饭最不愿,到单位还差不多,她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她的感觉正好相反,她看到杂志上关于公款吃喝的报道时常感义愤填膺;那时的琳,在办公室当文书,管着信封信纸,自己给同学家写信却坚持去门口的商店买纸到邮局买信封……

现在的琳,公车不能借用竟然就感觉这么不习惯?

琳终于下定决心,赶紧着买了些礼品,去车站搭上了开往故乡的班车。虽然占到了座位,但车上挤满了人,她感觉很不习惯,车子开一段路后,她才开始适应。

曾经觉得本来也是很正常的事,被视为不正常,渐渐习惯,当被要求按曾经以为和本来的正常行事时,感觉很不习惯,也才发现自己已经以不正常为正常,以正常为不正常很久。一直觉得培养和树立一种东西不容易,毁掉如此轻易,却不知,对于不正常的东西不知会不会是同样的情况?重回正常和重回过去一样吗?

从父母家回来后,琳长舒一口气,总算了了一件事。

女儿却不高兴地嘟起了嘴巴。

“怎么今年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啊?”

“怎么了,年年不都这样吗?我们还没放假,还要上班的。新衣服早就给你买了,以前这时要给你买衣服的,有一年到了年三十还上街满世界去给你买衣服呢,去年也到了这时才上网买衣服,快递都放假了,只有顺风一家,还要自己去取,否则到不到年后就不保证了,赶死了,今年早早给你买好了,你反而觉得没气氛了?”

“过年就只有买新衣服吗?不买东西,街都不去逛吗?”

“那还买什么呢?对了,要买吃的,可平时什么都有都吃了,也不知买什么,也觉得随时可买,以前过年买的东西老是吃不完。我和你爸爸又不吃什么东西,你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吧。”

“我好久都没和妈妈逛街了。”

“呵,你不是不想和我们逛街吗?说要和同学逛,怎么了,现在又想和妈妈逛街了?好吧,我抽个空和你去逛街,你想买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于是,在腊月二十八这天,今年腊月没有三十,这就是年三十前一天了,就是老家的小年这天,琳请了半天假,和女儿上了街。坐公交去了城里最大的一个超市新新超市。

公交车上挤满了人,琳和女儿站在人群里,连到了哪都不太清楚,稀里糊涂地就下了车,还好离目的地不是太远,只是雨水淅淅,道路泥泞。

还没走到超市门口,就看到路上满是人,车子和人全都挤在一块了,泥泞的道路也不能阻隔人们前行的步伐。这旁边有个菜市场还有一个批发市场,琳记得好像每次来这里人都不少,当然没今天这么吓人。

终于走进了新新超市。超市里比外面清爽多了,但堆得老高,让人看得眼花瞭乱的货物,琳马上感觉到了一种热烈的气氛,女儿也高兴起来,转到散称的食品区时,人也密集起来,从货物区穿过都人挨着人,饼干啊糖果啊不时有掉地上的,服务员都忙不过来。女儿却对这些饼干糖果什么的都不感兴趣,原来这些都是她喜爱,尤其是蛋糕这个她原来的最爱现在居然也看一眼就掉转了头,说是对甜食不感兴趣了,琳有点嘀咕,难不成是为了减肥,高中后的女儿不知怎么地一个劲地长肉,也没见她饭量有增加,零食比一般女孩子也不多,就提醒她少吃蛋糕之类的,她还不听的,这大过年的,干嘛一点不买呢?想着她就自己挑了些称了。女儿转去另边称了些鱿鱼豆干之类的,不吃甜的,改吃咸的了,琳看着这些东西不知说什么好,她觉得这些基本都垃圾食品,比那些甜食还要差劲,这要在平时她又要给女儿讲大道理了,可这大过年了,今天也说了让女儿做主,她说买啥就买啥,想到这儿琳把想说的话咽下去,和女儿一块把购物篮装得满满的,走到收银处排队付款,走出超市。

琳觉得有点累,但看到女儿灿烂的笑容,她觉得也值得,再说超市里热烈的节日气氛也让她深受感染。

但在回家的路上,女儿却还是说:“妈妈,我怎么觉得过年越来越没意思了?”琳听了心里一惊,虽然她自己也越来越有同感,但以为是年岁增长的必然,却没想到女儿小小年纪就有此感,想起自己小时候和伙伴们都是很盼望过年的啊。和同事朋友也聊过这个话题,有人说咱们小时候不到过年没新衣服穿也没什么好吃的,现在不同了,自然过年就没什么滋味了,琳也觉得有道理。可现在想来,除了这些,似乎还有别的。

她忽然有点想通了,虽然她不喜欢礼节和习俗,觉得没意思,但如果什么都不信都不做,这节日不是更没意思了吗?琳想起看电视时听到的一句话:所谓浪漫就是让日子变得和平常不同,节日不也是如此吗?节日本来就是人自己发明用来娱乐自己的,用来让日子变得和平常不同。想到这,琳觉得那些习俗都变得亲切可爱起来。

已经挺晚了,琳还是绕道去广场边的摊点上挑了副对联买下,回来就催着老公第二天赶早贴上了。年三十晚上,他们还是和往常一样炖了鸡、鸭、鱼、肉,再炒了几个菜,就弄了火锅吃。吃完收拾收拾就一边上网,一边等着春晚开始。

转眼就是元宵节。元宵,元宵,就是消年,过了元宵年就算过完了。

“年”的感觉都越来越淡,何况是本来就如鸡肋般的“元宵节”。

正好是星期天,吃什么呢?琳想起老家每次过元宵都吃猪脚,他们称为猪蹄,还有个说法:吃了猪蹄就各奔东西。但她可能是小时吃多了,不太爱吃,太油腻,爱人村里元宵节没什么讲究的,连爆竹都不打,更不讲究吃什么,住到县城后,元宵节爆竹声和年三十差不多,但好像也没什么讲究,他们一般就随便对付。她忽然怀念起老家的元宵节来,就吃猪脚吧,不想起晚了,到菜市转完全场也没看到。“现在还有猪脚?早卖光了!”看来,城里人也是元宵吃猪脚的?

怎么办?没了猪脚,琳想起包饺子吃吧。小时候经常吃,但她只管吃,一直不会包,也嫌麻烦,成家这么多年了他们家很少吃饺子,过年时也是去买包速冻的吃。今天就去买了饺子皮来,买了五花肉和萝卜,没看到搅肉的,就自己剁,把萝卜切成丝,再放到锅里煮一会捞起来再切碎,和肉拌在一块——这些都照着网上教的做的。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块,一边看电视,一边包饺子,虽然都包得不太好,但都很开心,女儿一边学着包一边笑着叽叽喳喳……

琳忽然觉得,这鸡肋般的“元宵节”也有了些滋味。

宝宝的癫痫病能治吗
男性癫痫病人能结婚吗
贵阳癫痫中医医院

友情链接:

心如刀搅网 | 贵阳商铺出售 | 盐城宣传片 | 淋巴结结核症状 | 杨宗伟歌曲 | 舌头下面有小疙瘩 | 拜仁慕尼黑球衣